彭心楺,私立弘光醫專畢業。從事護理師工作十年,從醫學中心至地區醫院期間,歷經內科加護病房、內科病房、外科燒燙傷病房、外科加護病房、血液透析室等單位。2005年離開臨床工作,開始從事文字創作,為國際時尚雜誌撰文,並參與電視編劇工作,2006年獲金鐘獎迷你劇集編劇奬。小說作品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夢花文學獎,目前專職創作。

彭心楺談《嬰兒廢棄物》
人終究是會生病老死,就算躲到夢裡,都會遇見。有些新生命,不願意是死胎,寧願活在雪地;老人們透過失憶症迷路,躲避尷尬;無數的年輕人,努力睡成一株植物,無法面對徬徨青春……當面對這些事,沒有人可以多說一個字,除了小說。

一位十年資歷的護士,寫下這些逃不開生病老死的靈魂,會說出什麼故事?這位護士的靈魂,最終又該落腳何處?屍體或許有說法,病房也會解釋,醫生一定冷冷嘮叨,不過,最好的答案是,請你和藥丸子一起對舞。

※內文搶鮮看:彭心楺/靈魂系 嬰兒廢棄物(摘錄)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吳柳蓓,1978年生,彰化縣人。南華大學教育社會學碩士、文學碩士。喜歡文字,喜歡旅行,喜歡幸福味道的女生。從小在鄉間長大,喜歡鄉間的樸實無華,平日深居簡出,不覺得寂寞,常和學生打成一片。目前在兩所大學教教書,不亦樂乎。

曾獲台北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香港青年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桃園縣文藝創作獎、磺文學獎、國藝會創作補助及出版補助等。

著有散文集《禾坪上的女子》、《裁情女子爵士樂》。

個人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pink1978-pink1978

吳柳蓓談《移動的裙襬》
這是一部用笑聲、眼淚詮釋出的小說,扭轉世人對外籍女子的刻板印象。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朱宥勳,1988年生,現為耕莘寫作會成員,就讀於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常常在各種自相矛盾的狀態裡游移:社會學理論與文學寫作、口舌之快與甜言蜜語、驕傲自負與卑躬屈膝、百年孤寂和實況野球。游移後來變成定居之所,也就習慣了這種融會貫通的矛盾。

高中、大學分別橫掃校內文學獎,為建國中學紅樓文學獎、清華大學月涵文學獎三項得主。高三以〈晚安,兒子〉榮獲台積電青年文學獎推薦發表,評審楊照在決審紀錄中表示:「他已經準備好寫小說了。」

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林語堂文學獎、竹塹文學獎、枋橋文學獎、竹韻輕揚文學獎、全國學生文學獎等,其中全國學生文學獎一舉更拿下小說、散文雙料獎項。

Email:chuck158207@hotmail.com

朱宥勳談《誤遞》
他常常忘記怎麼說話,忘記要說話,要對誰說話……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神小風,本名許俐葳。來自一九八四年的七年級少女,相信寫字永遠會照顧自己。

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組,現就讀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每天的回家功課是認真悲傷和說謊,所以寫了小說。但偶爾也會試著講講真心話,以及練習愛人。

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全國學生文學獎等。且以〈親愛的林宥嘉〉獲三十二屆時報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上鎖的箱子〉獲九十六年度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特優,並分別入選《98年散文選》及《96年小說選》。曾任耕莘青年寫作會總幹事,著有小說《背對背活下去》。

經營部落格:〈真心話大冒險〉http://godwinder.blogspot.com/,每天都在故事與非故事間尋找冒險的可能,但品行不太優良,偶爾翹課。

神小風談《少女核》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正偉,一九七八年生。聽音樂散步、寫字、拍照、找朋友玩的地球人。雖然所有美好只是經過,還是想知道太陽自高處屋頂露出,晒映下來當時,抬頭看的那個人心裡想到什麼;還是想知道,憑藉寫字往前,究竟能走到什麼地方。 散文作品曾入選《98年散文選》。

個人新聞台:http://mypaper.pchome.com.tw/hippiwei

郭正偉談《可是美麗的人(都)死掉了》
《可是美麗的人(都)死掉了》也許算是自己孤獨的軌跡。大概表達城市變幻美麗裡,想尋找的一點點沉溺光暈。我是容易感到自卑的人,因為右臉先天性顏面神經末梢痲痺。書寫並沒有成為自己的救贖,相反的,在每次寫下感想的過程裡,都是滿滿挫敗不安的憂鬱,甚至不懂寫下這些字的意義。這本書「壞掉」了,所以閱讀時不可能拯救任何人脫離於當下任何辛苦與悲傷;也許我也只是想說:「嘿,沒關係,我也壞掉了。」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0年十月,寶瓶文化將隆重推出六顆華文創作新星,分別是:彭心楺、徐嘉澤、郭正偉、吳柳蓓、神小風、朱宥勳。六本作品,無論取材與語言,寶瓶看到了他們潛藏的能量,相信假以時日,他們可以羅列在文學星群!

6位作者.jpg 十年6書.jpg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於情詩,我們已經說得太多……
 
Sep.25 (Sat) 15:00-16:30/布拉格書店/台北市泰順街60巷9號B1/02-23689965

嬰兒詩人的宇宙觀,是形式的迷宮或句讀的節制。城市裡無限延伸的牆壁斗室是物理的監牢,或者--竟能使我們在有限的空間中獲得自由?追憶青春的花事將盡,晚間十一點,位在鬧區邊緣的巷弄都已沉入城市的黑夜。孤黃的街燈下不禁自問,這好些人,離開咖啡店之後都去了哪裡?

記憶如此虛妄不真,詩人邀請到許多青春期的夥伴們,一齊來拼貼遺落在情詩以外的美好記憶。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阿觀

去年首次接觸芬蘭國寶級作家亞托.帕西里納的第一本中譯版小說《遇見野兔的那一年》,其獨特的生命價值觀與脫軌的黑色幽默筆觸,令人莞爾之餘,不禁也教人重新省視起自己的人生觀。當得知第二部中譯本問世,說什麼也不能錯過。

《當我們一起跳海》仍舊談生命的轉折,顯然此書的主人公沒在那一年遇見野兔,走到人生死角無處轉彎,因此選擇結束生命,以解決所有難題。即便是談論生死的嚴肅課題,亞托.帕西里納總能以一貫的幽默泰然處之,正如進入故事的開場白,芬蘭民間格言——生命中最嚴重的是死亡,但說到底也不算太嚴重。

經商破產的雷羅南總裁,孩子已成年,婚姻瀕臨破碎,數度自殺未果後,在盛夏的聖約翰日,帶著一把手槍,來到鄉村一間農倉,想就此結束生命。未料當提不起勇氣跨過農倉大門之際,從木板縫隙間望進農倉內,赫然乍見一位軍官正綁好繩索準備自殺。即便雷羅南心裡嘀咕——該死……這個世界還真他媽的小——仍衝進屋內,手忙腳亂地救下坎裴南上校。兩個大男人自殺失敗,足以顯見人間諸事未必能盡如人意。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