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彈 快樂聯播網FM89.3
時間:7/18(三)上午10點
書名:《開一家大排長龍的店》
節目名稱:快樂全台灣
主持人:文儷
受訪者:作者李文龍先生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和同事去買午餐,剛好巷弄裡來了賣蜜餞的零食攤販,一桌子酸酸甜甜,我們忍不住試吃了也買了,末了付款,賣零食的先生,恭恭敬敬的將找回的錢交到我手裡,並且說了一句:「姐姐,謝謝!」
我的臉頓時就青了。
我老媽有一天回家來愁容滿面,問她怎麼了?她說她真的老了,我連忙安慰她:老什麼?你一直維持著26腰,皮膚又白又細,臉上一點黑斑也沒有!我媽睨我ㄧ眼,搖搖手要我甭安慰,她說剛剛在公車上,有一個國小的小朋友讓位給她,嘴裡甜甜的說著:「奶奶,給你坐。」我媽說小孩子不會騙人的,她叫你奶奶就表示你真的長得像老太太了。
小孩子不會騙人,陌生的蜜餞老闆也不會騙人。
是的,我已經變成扎扎實實的姐字輩了。還有一日中午去外帶牛肉麵,居然碰到英挺得不像話的蔣友柏也來吃麵,我實在太興奮了,就一直忍著酷熱,死命貼在麵店滾燙的鍋爐邊(這個角度才能看到帥哥),鍋子裡沸騰的水餃浮浮沉沉,我的心也上上下下。有一時間,我真想上去遞名片,遞名片幹嘛?我也不知道,反正若是七、八年前的自己就常常這樣幹,看到欣賞的人就遞名片,隨便說幾句話,來日自有合作之時――當然,那時我還不是姐姐編輯。
「那時」,我還常常為了邀書,一個電話直接就打到企業老董的辦公室,一次又一次,打到老董接電話,批哩啪啦自我介紹,稀里嘩啦談心中的夢想之書,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會笑話你。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怕人笑話了,出手就慢了。
我想,大概就是同一時間吧,有人開始稱我一聲「姐」。這個「姐」,就像是「葵花點穴手」,噹的一聲就把人給定住了。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還記得一窩蜂,卻又迅速消失的蛋塔店?
服務業的戰國時代,必須打破開店的迷思,才能勝


現在,要開一家大排長龍的店,
地段、人潮、商品已經不是唯一的重點!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許就在這時,我想起了阿姐。我想跟她說說話,說說愛情,生死。家族裡的親人一個個英年早逝,我感到害怕。我想跟她說說害怕。還有信仰,音樂,抽象畫。她懂的。不懂的時候,她聽著,點著頭。她從來不插一句話。
她知道,我需要說話。
她坐在牆角,抽著菸,菸灰缸放在隆起的膝蓋上。她站起身來,赤腳在地板上走著,若有所思的樣子。她去廚房取來一隻水杯,放到我面前,說,自己來,啊?
她把我頭摟在懷裡,手指輕輕摸索著我的鼻梁和眼睛。她說,說吧,說完你就舒服了。
她為我擦掉眼淚,說,你這個小傢伙。她叫我小傢伙,孩子,小男生。有時候,她也會看著我,喃喃地說,我的少年……
我從來不哭。自從爺爺奶奶死後,我來到南京,隨父親一起生活直到十六歲。我不相信眼淚。任是受辱,責罵,挨打,流落街頭;任是他們溫言軟語,苦口婆心,他們哭了,我都不哭。
我乾巴巴地坐在那裡,很麻木的,連我亦不知身在何處。我時常想起很多年前那個敏感的小男孩,他轉過身去,偷偷擦掉眼淚,就像在做一個手勢。他總是一個人哭,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不開心,有很多憂慮。奶奶要是叫他了,他就會答應著,從屋子裡跑出來,有時還裝作笑一笑。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活動時間】:2007/07/10(二)~2007/08/31(五)正午12:00整
【活動辦法】:將本部落格網址:《寶瓶文化部落格》加入您部落格的友好連結,然後回來本篇留言,寫下:
 1. 透過您完成串連的部落格名稱+網址
 2. 您的有效聯絡E-Mail
在時間截止前,我們將送給前50名串連動作迅速又可愛的「early bird」《冥王星早餐》新書1本,要免費拿好書,手腳要快!

另外,我們徵求喜歡《冥王星早餐》的朋友,不論是電影或者是原著小說,只要寫下您的心得或感想,我們將選出7名佳作致贈由得利影視提供的《冥王星早餐》原版DVD。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2) 人氣()

前些時候,我家對面開了一家新的髮廊,誌慶的大紅綵球高高掛、賀喜的綠色植栽排滿了街口,而嶄新的招牌上下左右寫了四個大字「香港九龍」。
這件事情讓我既興奮又狐疑,興奮的是以後就不必為了剪頭髮,在市中心繞圈圈找停車位了,狐疑的是港仔師傅怎麼會淪落到這城市的近郊開業呢?他的手藝可以信任嗎?「淪落」二字浮上時,我立刻笑自己的偏頗,若你是大和尚,不一定要待在別人的大廟,自己有光,窮鄉僻壤也能另創一個格局。
這樣想著,我就興沖沖的下樓剪髮了。
前腳才進門,一個拿著毛巾的男子,還有正在幫客人燙髮的女子,同時轉過頭來對我燦笑,大聲說「歡迎光臨!」那口音立刻露餡,哪裡是港仔,這分分明明,根本就是原住民啊!
原來這是一對原住民夫妻,老公洗頭、老婆燙髮。我瞇著豆眼掃了一遍髮廊,彷彿穿過多啦A夢的任意門,回到了高中時代剪學生頭的場景。
可我這人就是臉皮薄,明知道美醜交關,卻拉不下臉逃出去。接下來那個過程,我就像坐在刑椅上,大朵泡沫一再掉到正閱讀的雜誌上、洗髮水沿著後頸流下,師傅完全沒有將頭髮用小夾子分區,豪放的一大把頭髮抓起來就修剪、打薄――非常的原始、率性且粗獷,歷時僅半小時。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悲傷且無奈,就在那一瞬間,我明白了門外招牌上「香港九龍」那四個字叫做「文案」。
多年編輯,有部分時刻,咱們幹的就是這一檔事嗎?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預約孩子的未來Ⅱ——信心決定一切!
2 巴別塔之犬
3 伊甸園的鸚鵡
4 清晨校車
5 看見自己的天才
6 愛會傷人──寫給父母的內心話
7 蔡國南的今生金飾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英語文學界中,有許多來自於愛爾蘭的偉大作家,如喬伊斯、蕭伯納、葉慈、貝克特等人。近幾十年來,愛爾蘭又陸續出現了許多優秀作家,其中延續了此一重要傳承並在文壇擁有崇高地位的,就屬─派屈克.馬克白(Patrick McCabe)。

派屈克.馬克白,1955年生於愛爾蘭的莫納罕郡,劇作家暨小說家。他從都柏林的聖派翠克師範學院畢業後,於1980年到倫敦的金石柏日特殊學校教書,早期以童書寫作為主,直到1992年出版《屠夫男孩》才正式投入成人小說的創作,並以此作奠定了他在愛爾蘭文壇的地位。
馬克白的作品在濃厚的故事性之外,含有強烈的意涵與象徵,他的人物大多是社會邊緣人,例如《屠夫男孩》裡面出生低下階層、受盡鄙視的方濟,或是《冥王星早餐》之中那個被母親遺棄、性別錯置的男孩。他們總是處於孤獨、悲傷的境地,但對於生命往往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幽默反應。馬克白的作品就如一些書評家所言:「並非要我們去哀傷苦難、對命運屈膝,而是要去正視生命中的不幸。」
馬克白的文學小說對人性的關懷深刻,他總是不限於固定的創作形式,勇於挑戰多重風格的書寫,至今作品產量雖然不超過十部,但其中所展現的文學精神以及影響力,已將他推至文壇的重量地位。他更被視為自喬伊斯、蕭伯納、葉慈、貝克特這幾位愛爾蘭文藝復興靈魂人物之後,近數十年來最能延續此一榮光的愛爾蘭文壇巨頭。

內容簡介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