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的少年愛上32歲的女人?!
一段多麼瘋狂又刻骨的姐弟戀!


 妳曾經跟年紀比妳小的男生談過戀愛嗎?
妳是他的秘密情人、母親、朋友…… 
他是妳的小傢伙、孩子、小男生?! 
這樣的愛情妳如何去呵護?或被呵護?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生命力,指的不是出版的能力,而是嫁接的能力。
什麼是嫁接?說明白點,就像是把梨子和蘋果接枝,成為新的蘋果梨,吃起來既有梨子的豐甜與水分,又有蘋果的香味和細緻。
出版界往往最頭疼的不是尋覓作者等待文字,這倒好商量。每每望著倉儲成堆的陳年書落才教人哀聲嘆氣!「書」的生命力難道只能在紙本上頭打算、盤算?為什麼書賣到最後只能為銷量與庫存大傷腦筋?
如果回歸到書的「內容」,也就是提高書的內容品質,用「細水長流」、「好書不寂寞」的觀點看待書,或許是一途。
這陣子做了一本有關網際網路的書籍,給了我一些些的遐想。 

網路確實很奇妙,它不是人,卻能讓馱負著人的想像而且使之成為真實。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讓中時電子報總編輯為你讀趙可式教授的《醫師與生死》......
 
中時電子報 
時間:8/29(三)上午10點
書名:《醫師與生死》
主持人:中時電子報 郭至楨總編輯
受訪者:作者趙可式教授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自marieli518的嗆書

究竟在製造愛‧還是毀滅愛‧‧‧ 
我們在製造愛,還是毀滅愛?《節自書腰介紹》


圖森的小說總有著圖森式很特別的意境描述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並非是純然無知的。 
例如,我發現自己具備不少「價值中立資訊」,如你想換個簡單點的講法,說它是「基礎知識」也行。比方說,E=mc²。光速每秒是十八萬六千英哩,這可不慢。宇宙雖浩瀚,卻是有疆界的。關於行星,有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可憐的冥王星,由冰雪和岩石組成,超低溫、超不正常,離溫暖和閃耀的太陽是如此遙遠。生命不總是甜美的,不是盡如人意的。

人生有時得,有時失,其公平性是可以加以檢定的。過去的還會再回來,例如西元一○六六年、一七八九年和一九四五年發生的歷史事件 。我懂得的辭彙極其淵博,而且輕鬆嫻熟所有文法規則,像「請尊重土地所有人權益」那塊告示,上頭的所有格符號位置並不該放在那裡。(第六街上那個畫有地圖和讚語美言的廣告「羅傑的酒櫥」,也同樣有此問題。)儘管一些表示動作或過程的字眼會讓人迷惑(這些字眼總讓我加上引號,例如「給予」、「落下」、「吃飯」和「排泄」),但書寫出來的文字畢竟意義清楚,不像口語那般複雜難解。

有個笑話就是這麼講的:「她打電話給我,說:『你過來,這裡沒人在家。』所以我就過去了。結果你猜怎著……那裡真的沒半個人在。」瑪爾斯是羅馬的戰神;那西沙斯愛上自己的倒影——愛上自己的靈魂。如果你和魔鬼打了交道,而他想從你這兒拿走某個東西作代價,千萬別讓他拿走你的倒影。我說的不是鏡子 ,而是鏡子裡的映像,那是你的分身,是你祕密的分享者。不過魔鬼也許有話要說:他想拿走什麼是隨他高興,而不是聽從他人的指示。 沒人敢說陶德.富蘭德里會愛上自己的倒影,因為他是另一個極端,對自己的映像深惡痛絕。他靠觸覺打點自己,用的是電動刮鬆刀,理髮也自己動手,靠的是一把廚房用的剪刀。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序】
三十八年前,當我就讀台大護理系三年級時,在一個外科病房實習,照顧一位四十多歲的肝癌病人,病人開刀時發現癌細胞已布滿整個腹腔,根本不可能清除,只好原封不動又縫合起來。病人的妻子要求醫師不要告訴病人實情,以免失去求生意志。因此手術後醫師每天查房都是匆匆拍拍病人的肩:「很好!很好!你的刀很成功,瘤已經拿掉了!等拆線就可以回家!」

但是病人卻每天都摸著腹部向我訴苦:「醫師告訴我瘤已經拿掉了,怎麼我摸起來還在啊!而且好像比以前更大了?怎麼回事啊?我是不是長了不好的東西?」我只是一個卑微的三年級實習小護生,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住院醫師也能逃就逃,很少走到病人床邊。於是我斗膽請教主治醫師,誰知他說:「騙他啊!騙他一百次他就會相信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竟敢反駁大主任的話:「但問題是你每天查房時騙他的話,他都不相信了!」主任怒道:「不相信?不相信就叫他出院!」小護生滿腹委屈,又心疼病人的驚慌,一路從醫院哭回宿舍,拿起筆來寫了一篇短文:〈該告訴絕症病人真相嗎?〉刊登在醫學院的週訊上,誰知竟引起醫學系同學及醫院年輕的住院醫師廣大迴響,醫學院也因此舉辦了一個「病情告知」的座談會。

當年那個敢與大醫師主任頂嘴的小護生走上了專門照顧末期病人的「安寧療護」,天天與臨終與死亡為伍,同時自己也成為癌症病人。從與醫療團隊及眾多醫師的合作,到自己接受多位醫師的醫治,並在醫學院為醫學生開設了數年「醫師與生死」的課程,這引起我深入探討「醫師與生死」議題的動機。於是申請了國科會的研究計畫,以質性研究法中的「詮釋學」方法論,訪談台灣北、中、南、東四所醫學中心的五十六位各科醫師,面對「他死—病人」、「你死—醫師的親人」、「我死—自己的死亡」時之感受、觀點,及行為反應,一解我當年對欺騙病人一百次的主任醫師之疑惑。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很久沒這樣的經驗了。但是每一次,都覺得#@$&。

和朋友相約看晚上7:20的電影,一到電影院門口,卻看到一整排人龍。這家戲院不太放映好萊塢的片子,會排這麼長,只有一個可能──新片首映。

我心裡有股不安,不會這麼巧吧?!快步穿過排隊人潮,往前一看,天啊!我要看的那部片子燈光是暗的,我心裡瞬間又涼了半截。抱著最後一絲希望(這兩天下午打雷又下雨的,管線會不會剛好被雷打壞了……)問了售票員,售票員卻冷靜(嗚嗚鳴,沒有任何同情)的回答我,那部片只到五點。

跳腳的不只我一個。有一對母女,其中的媽媽掩不住驚訝的問剪票員:「你們怎麼這樣啦(對對對,我用力點頭)網路上明明有7:20的啊!(對對對,我也是看網路)」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耳邊一聲清脆響亮的爆裂聲中,我甦醒過來,意識到當下只有我一人獨處,意識到我所寓居的這個身體目前的狀況強健極了——它正蠻不在乎地伸展筋骨,弓身越過玫瑰花圃去調整掛在木頭籬笆上一盆鬆脫的鐵線蓮。這具龐大的身體悠悠散散在花園走動,做這做那,顯然十分嫻熟於這些事務。我想先放鬆一下,好好打量這座花園,可是卻無法辦到……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我所寓居的這個身體並不聽從我的旨意。打量打量四周,我下令。

但這身體的脖子完全不理會我,它的雙眼也有自己想看的東西。問題很嚴重嗎?我們不會有事吧?說來奇怪,我倒不覺得慌張,畢竟,退而求其次,我還是可以利用眼角餘光觀察我想看的東西。我看見成群的植物在風中輕輕顫抖,彷彿葉脈中亦有血液震顫搏動。我看見周遭環繞的是一園青綠,散發出一片淡淡幽光,宛如……宛如一張美國鈔票。我在園中徘徊,直到天色變暗,才把工具放回倉庫。等一下!為什麼我是「倒著」走回屋子呢?等等!現在天色變暗是因為黃昏?還是黎明?這到底……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次序?我正要開始的這段旅程究竟服膺何種規則?為何那些鳥兒的歌聲如此怪異?而我又要前往何方呢?

* * *

只要是程序,無論如何,都有其自身一套規矩。而我似乎漸漸懂得個中奧妙了。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