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能成為作家,是因為我住在紐約,在此觀看、傾聽和感受匯聚在這座城市中的種種偉大、驚奇和危險的事物。當然,我之所以能成為作家,也是因為我一直避免太認真涉入任何事物。        ——唐.德里羅

唐.德里羅從七零年代發跡、八零年代躋身美國當代名家之列,而至九零年代初期登上文壇頂尖之位,然而這期間他卻從來不在公開場合露面,不參與新書的巡迴宣傳,不上電視談話節目,不為任何一所大學教授寫作課,更不願接受訪談。一個有趣的傳言說,一旦有人趨近唐.德里羅提出訪談的請求,便會收到他遞上的名片,上面寫著:我不願談論任何事。

儘管唐.德里羅極為低調,直到九零年代才稍稍願意談論自己的創作,他的《白噪音》卻在美國發揮驚人的影響力,不止是各大文學院必讀教本,更啟發了許多當代名作家及樂壇歌手;更意外的是,即使《白噪音》有著嚴肅文學的本質,卻已創下破30萬本的暢銷佳績,它所引發的閱讀風潮則讓讀者對唐.德里羅更好奇,坊間關於他的談話集或《白噪音》的研讀教本更是不計其數。

以下是整理自這幾年來唐.德里羅的訪談,其中有他青少年時期的閱讀啟蒙、在步入文壇前的生活狀況,以及《白噪音》的創作動機。

★唐.德里羅自稱年少時書讀得不多,也不喜愛學校生活,但他卻從紐約的藝術汲取一個作家養成所需的養分。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