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看完這本書很感動,如果台灣每一個老師都像作者這樣有愛心、有耐心,觀念這樣正確,我們的教改就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在父母身上)。幼稚園是人生啟蒙的第一課,從腦造影實驗知道,童年期的經驗對我們的影響遠大於過去所知,因為現在了解大腦如何修剪它的神經元(人一出生時,有十兆那麼多的神經元,大腦負擔不起,所以必須修剪掉沒有用的,它有點像果農的疏果,去除用不到的神經元,確保用得到的有足夠的養分),它修剪的原則是凡是有跟別的神經元連接過的留起來,沒連過的修剪掉。所以幼兒期的經驗非常重要,更不要說好習慣養成後,終身受用不盡,而壞習慣需要十倍的力氣去戒除,動物實驗甚至告訴我們,即使戒掉了,三不五時還會「自然回復」(spontaneous recovery),所以啟蒙老師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老師。

過去不看重幼教,認為去幼稚園只是唱遊、吃點心,那是錯的。其實幼稚園所教的正是做人的第一步,朱子家訓說「黎明即起,灑掃內外」,以前私塾都要等學生懂得掃地之後,才教他讀書認字。我們現在是反其道而行,念到高中,孩子還不會打理自己的生活。書中的每一個案例都點出台灣目前教育的問題,例如「萬聖節到底是誰的節日?」就深得我心。

我剛回台灣時,在學校附近看到小朋友打扮著妖魔鬼怪去遊街,我好奇的問他們:「你們在做什麼?」小朋友搖搖頭:「不知道」,我問隨行的老師:「萬聖節是幹什麼的?」老師也搖搖頭,反正就是打扮好上街讓父母照相,大家樂一下,我對這種一味抄襲西方,不知道為什麼卻跟著人家胡亂瞎鬧很不以為然。我們自己的中元節反而不知道它的意義了。

不知理由純粹趕流行實在是不可取,一個民族的節日有其文化的意義在內,透過慶祝節日把文化傳承下去。但是現在一切膚淺化,中秋節淪為烤肉節,元末民不聊生,大家相約以月餅傳送訊息起義,推翻蒙古人的故事已經沒人知道了,真是令人感嘆。

教育脫離了生活是失敗的,杜威曾一再強調「生活即教育」,書中每個孩子的問題都可以追溯到他的家庭,看到孩子很得意的說「我爸是流氓」,感到又可憐又好笑,他當然不知道流氓的意思,不然就不會來學校這樣說了,但是他們家不以做流氓為恥,這就令人擔憂了;又如偏食的孩子,一吃青菜就要吐,老師約了家長來談,但是會寵出這樣女兒的媽媽本身就有問題,果然家長認為在校嘔吐是學校的事情,學校要想辦法解決,還說「如果我有辦法,幹嘛送她來學校?」完全沒想到教養孩子是父母的責任,不是老師的。

其實孩子從小要給他吃各式各樣的食物,長大後才不會偏食,因為小時候母親給的食物孩子會沒有戒心的吃下去。長大後才接觸的新食物需要很長一段適應期,這是演化來保護自己的本能,老鼠吃到陌生食物時,都是先咬一小口,等24小時無狀況後,才敢吃大口一點,所以毒老鼠的毒餅若一次沒毒死牠,就可以扔掉,牠絕對不會回來吃第二口。其實人也是一樣,很多中國留學生在美國住了二、三十年,還是吃不慣美國的起司,因為小時候沒有吃過。我們每個人都會懷念媽媽的菜,除了美味、懷舊,其實還有安全感在內。所以父母真的為孩子好,小時候請盡量給他吃不同的食物,替他做好世界公民的準備。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