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我們尋找美麗

狂飆年代以後,誰大開誰的眼界?

如果曾有噪音,也離反抗甚遠。

《破週報》總編輯黃孫權‧思想格鬥者──最具衝擊性觀看世界的方式。

在黃色小鴨消氣之後。在偽眷村趕走老眷村之後。在台北好好看的句點之後。在房價再創新高之後。在藝術成為資本主義的前衛部隊之後。在學運的火種點燃之後。

除非我們尋找美麗,否則無法面對羞辱。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