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我先介紹一下團圓飯成員,因皆未滿18歲,所以都先隱去名字。

大貓:男孩,1歲多,金吉拉品種。
小貓:女孩,3個多月大,摺耳貓。
黑貓:女孩,3歲多,英國短毛貓+土貓混種。

在除夕夜前兩天,我特地準備了兩枚罐頭,一來迎接我小妹的黑貓暫住我家(她過年回老家,只好將黑貓託孤給我),二來我心想過年到了,既然他們表姐弟妹們好不容易齊聚一堂,那麼,來個溫馨的團圓飯吧!

現在想起來,我真是傻氣、任性又一頭熱啊!

其實一年前開始養貓時,我就像代父從軍的花木蘭一樣,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我逛遍各家寵物店,買了暖床,買了貓抓板,買了電動小老鼠(一種希望貓咪愛撒嬌,但又不希望貓咪忘了本能的矛盾心態)。

結果呢?暖床在陽台吸灰塵(也算有用),閒來無事,我自己玩玩電動小老鼠(仍算有用),只有那貓抓板,我實在找不出用途,總不能拿來刷自己的背吧?

而這些,都還沒止住我的傻氣。

那一年過年,我包了一個小紅包,摺成細細長條,再拿一根細繩,輕輕的綁在一起。我踮著腳尖,偷偷摸摸,像個忍者,潛伏到貓咪旁邊,一個迅雷不及掩耳,我把小紅包綁在貓咪尾巴上。

耶!我大聲叫,恭喜發財啊,恭喜發財啊!那第二聲「財」字還在我舌尖打轉,貓咪屁股用力一甩,小紅包被甩得老遠。

我覺得我的心好像也被甩了一下,貓咪回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卻是在說:別再玩我了,貓咪我很忙耶!

今年,我的傻氣繼續發作。

但這次我真的嚐到挫敗的滋味。

我小妹的黑貓從進我家門的那一天開始,就大鬧失蹤。別說圍爐,別說團圓飯了(我準備給她的罐頭都快要生出小罐頭了),黑貓一直躲在雜物堆裡,只有半夜,傳來又大又哀怨的喵聲。我這個阿姨舉白旗投降了,我聯絡小妹。小妹說她平常會跟黑貓說話,如果黑貓半夜又叫,就叫我跟黑貓說話。

看起來傻氣的不只我一個。難不成我們家有傻氣基因?

當晚,黑貓又開始哀鳴。我站在雜物堆前,試著跟黑貓說話。我跟她說,我知道她很不習慣這兒,雖然這兒已有兩隻她的同伴(後來我覺得這句話不要說反而比較好,因為後來他們三隻貓一碰面,全像刺蝟般劍拔弩張地彈開,接著彼此哈氣個不停),我會好好待她,而且她媽媽過兩天就來接她了。

到底有沒有聽懂啊?我已經對著牆壁說了十分鐘了。

隔兩天,黑貓現身了。我試著抱她去吃她的飯,她頭一撇;我又抱她去洗手間門口(小妹有帶來她的貓砂),她又頭一撇。最令人不忍的是,她老跑到門口,嗚嗚喵個不停。我一靠近,她就全身蹭著我腳邊,邊噌邊喵,那意思就是說:「帶我回家,我想回家,我要回家。」

這會兒,我再也傻氣不起來了。

我蹲下來,把黑貓抱在懷裡。我把前兩天對著牆壁說的話又對她說了兩遍。

奇妙的是,黑貓開始進食了(不過我用了全新的容器;原來的容器有我們家貓咪的氣味,我猜黑貓不肯吃)。我更清空了一個抽屜,拿來裝新貓砂。黑貓已經吃飯了,總不能讓她憋著不上廁所吧?

黑貓已經不待在雜物堆裡了,她開始在我們家大搖大擺,那模樣,好像我就生在這裡,長在這裡。三隻貓難免狹路相逢,大家各憑本事,一會兒哈氣,一會兒嘶叫,一會兒竄逃。想來好笑,我之前還妄想他們三隻貓能坐下來,吃餐團圓飯,互道一聲恭喜呢!

黑貓在我們家好不容易由恐懼、陌生到混熟,但這時候,黑貓卻又要回家了。看著小妹來接黑貓,而黑貓卻一副「啊~要去哪裡?這不是我們家嗎?」的表情。我心想,這場貓咪團圓飯好像也不算不成功呢!

文/我的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quarius0601 的頭像
Aquarius0601

寶瓶書BAR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