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  Bonfire)

Cesare Pavese(1908~1950)是義大利著名的詩人,儘管他多半被歸類為社會詩人,但是他仍然有許多描寫戀愛的作品。
Pavese死於自裁。

相遇

崎嶇的山坡鍛鍊我的體魄
搖撼著如許多的回憶,讓我驚歎
那位女郎不明白我創造了她又不瞭解她。

有一天晚上我遇到她:在朦朧的星光下
在夏季的迷霧中,一尊清晰的形象。
周圍是山坡在細語低吟
比陰影還深沉,我突然聽到
似乎從山坡傳來的聲響,既悠揚
又粗厲的聲音,從往昔傳來的聲音。

有時我看到她,活生生在我面前,
輪廓清晰,堅定不易,如一則記憶。
我從未想要掌握她;她的現實
始終在躲避我,離我遠遠地。
我不知道她美不美。女人當中她算年輕。
想到她勾起童年生活在
這些山坡間的遙遠回憶,
她太年輕了。她像是清晨。她的眼睛
傳情給我久遠早晨的全體遼敻天空,
那些眼神表達了比越過山坡透露的
黎明更清爽的明亮。

我從萬物的深淵創造了她
我最最心愛,卻無法瞭解她。

——摘自《歐州經典詩選第六輯,帕韋澤/黎佐斯》,
頁29至頁30,李魁賢譯,桂冠,2002年

Pavese的死,表面原因是與女子愛戀未果,然而,這位敏感的詩人卻是因為強烈的自我衝突而做出生命完結。他所愛的女性,其實是自我投射。
愛人是一種創造過程。喜歡一個人,愛上一個人,等於把靈魂出賣給想像,一如Pavese將自身投入義大利共產黨之中,對待愛情也必須義無反顧,以殉道般的宗教方式,截斷自己與規律世界的繫連。
在《相遇》這首情詩之中,Pavese隱忍未發的情緒表示著:誰也沒有愛過誰,誰愛的都是自己,因為愛自己,所以愛自己所見到的人。因此,最末兩句或應改寫成:

我從萬物的深淵創造了自己
我最最心愛,卻無法瞭解自己。

在凡事需要身體力行的年代,「想像」與「實踐」的距離往往是遙遠的,現代人愈來愈無法耐心等待偶然的事物偶然地降臨到自己身上,生活所需幾乎唾手可得;在時代推移之下,瞭解自己竟也成了難題,Pavese的詩作告訴我們:連在最容易迷失的情愛之中,人們都無法預料或控制「實踐前」、「實踐中」與「實踐後」的變因,那麼,更加繁雜的人生呢?

許多關乎己事必當於冗長沉靜裡想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quarius0601 的頭像
Aquarius0601

寶瓶書BAR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