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國寶級作家亞托.帕西里納繼《遇見野兔的那一年》、《當我們一起跳海》之後,再次於台灣問世的幽默力作!

Rovasti Huuskosen petomainen miespalvelija

牧師五十歲生日的這天,收到了一份奇特無比的禮物:一隻活生生的小熊!這到底是上帝派來的特使,還是撒旦下放人間的惡徒?

自從有了小熊之後,牧師的生活完全變了個樣。他把小熊當作孩子般教養,照顧牠的起居,為牠尋找褓母,甚至替牠打造冬眠的熊洞!那上帝呢?所有佈道的事情當然就與牧師漸行漸遠了,就連牧師太太,也早已被排除在這一人一熊的甜蜜生活之外。

漸漸地,信眾們再也無法容忍牧師和小熊的行徑,這對「人熊」伴侶便決定拋下一切、拋下上帝,一起遠走高飛......

林德俊(詩人)、凃翠珊(《北歐四季透明筆記》作者)、棉花糖(獨立樂團)、張雍(旅歐攝影師)、張維中(作家)爆笑推薦!

★《牧師的小熊僕人》(Rovasti Huuskosen petomainen miespalvelija)搶先看~~

1  一隻母熊的悲慘下場

「魔鬼就像一頭不斷咆哮的獅子在你我之間遊晃!」

歐司卡.胡斯寇南牧師,雙手撐在佈道講壇的欄杆上,無懈可擊的目光盯著聚集在他足下的努門帕教區信眾,他因為原罪的重量而低著頭。這座以富含樹脂的原木搭建而成的教堂,外側粉刷成黏土紅,內部則是近似天空的藍灰色。主祭壇與講壇則是用來自北方呈現古銅色澤的老松木製成的。在第一排座位裡,擠著這地區的各個顯赫人士:農業事務顧問卡庫里、水泥廠業主哈帕拉、少將馬克西姆.羅伊寇能、西波.所悠能、藥劑師、教師若干、營建執照局主任、消防局長……以及牧師太太莎拉.胡斯寇南。莎拉看起來像一位盛氣凌人的美女,彷彿一直以來已經因為聽了太多她丈夫的佈道而吃足了苦頭。

「但是當上帝鞭打著他的脊椎時,揚起了些許毛髮,這壞傢伙就當場在自己的長褲裡拉屎了!」

歐司卡牧師長是個生性易怒的佈道人,對於他的信眾從來不寬容,這和他別的年輕同事恰恰相反。在艱難時期裡培養出的神職人員一個個都個性強悍,他就是其中一個。

同一天稍早的時候,在同樣這個教區裡,一頭成年的母熊正在教導牠的熊寶寶覓食。生命就是如此現實,獵食其實應當要趁夜晚,趁著所有殘忍的人類都熟睡的時候,然後大白天的時候隱身在濃密的松樹林裡才對。但對於這個熊家庭來說,整個冬天都蟄居在獸穴裡,牠們靜待的,就是夏季來臨時可以展開自由無拘束的生活。

春季已經來臨好一陣子,這母棕熊也脫離冬眠狀態有大約一個半月的時間。陪伴牠的是兩隻小熊,一公一母,是牠的兒子和女兒,真是可愛又惹人憐惜的毛茸茸小傢伙,牠們是在外頭覆蓋著大雪的熊穴深處誕生的,如今體型已有一般小狗大小。母熊生產過程極其順利,一點也不複雜,也沒有驚慌失措的狀況:不需要產婆幫忙,也不用公熊隨侍參與整個過程,一切就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獸穴裡自然發生。當時,熊媽媽才一睡醒,就發現自己即將臨盆;而剛出生的熊寶寶就像一團團的毛線球一樣,熊媽媽只需用熊掌把小傢伙推到奶頭部位,剩下的就順其自然了。

在五月將近尾聲的這個時候,夏夜仍顯得明亮。這三球毛茸茸的傢伙漫步在穿越過住宅區的高壓電線底下,走在一片滿布著樺樹以及花楸的土地,其間不時會遇到一些比較乾的區域,則長著濃密的刺柏以及新生的耶誕松樹。努門帕鄰近薩馬地(Sammatti)以及索梅洛(Somero),位於巫西馬(Uusimaa)省的西北部,而穿越努門帕的高壓電線,就是要將北部電廠的電輸送到首府去,因為那兒的用電量非常大。熊媽媽將熊洞挖在距離小鎮郊區十公里的地方,那是一處地形起伏的松樹林深處,而牠以往整個夏天就在附近活動,在農莊邊界閒晃,偶爾撲殺一頭駝鹿或是馴鹿,或者像現在這樣教導熊寶寶採食蟻卵的技術。在高壓電線底下的確有個蟻巢,而母熊一來到蟻巢旁,一記熊掌便將蟻巢開了個大洞,然後才繼續朝內部挖掘。牠就這麼用熊爪謹慎地挖掘著,直到充斥著白色蟻卵的夾層。此刻只需要動作迅速地將這些蟻卵送進嘴裡,並且注意不要同時間吞進太多松針以及其他的髒東西就行。通常要劫掠蟻巢,最好是在夜間進行,因為工蟻都在睡覺,而所有的幼蟲都整齊地在牠們各自的位置上待著。兩隻小熊就這樣興高采烈地翻攪蟻巢,以便享用熊媽媽為牠們找到的美味。這比青蛙可口多了,也不像埋在雪地下一整個冬季的莓果那麼酸。

等到牠們都吃飽了,熊媽媽便草草地將蟻巢回填:牠們無意摧毀蟻巢,只不過是要拿點熊都喜歡吃的蟻卵罷了。

再到稍遠一點的地方,那裡有一處空地,樹木都才剛被砍伐不久,熊媽媽刨下一段樹根的樹皮,以迫使那一隻隻有著強健下顎的白色肥蠕蟲現身,讓熊寶寶們至少也能嚐嚐這不輸蟻卵的好滋味。熊從小就是美食家。

清晨天剛亮的時候,這個短尾家族來到了郊區的邊緣,熊媽媽在那兒專業地用熊掌破壞了一個養蜂場:牠將柵欄打開一個缺口,帶著小熊鑽進去,然後打翻了第一個養蜂箱,熟練地抽出一層層的隔板,並且帶著貪吃鬼的神情仔細地舔著所有的蜂蜜,完全不在意那些急得狂亂飛舞的蜜蜂。熊媽媽並不會將隔板損壞,而是將所有舔乾淨的蜂巢堆放在地上。這隻母熊既不粗魯,也不喜造成爭端。

在享用過蜂蜜大餐後,三隻熊繼續沿著高壓電線前進,直到小鎮的邊界。一隻狐狸犬見狀大聲吠叫著。熊媽媽於是要兩隻小熊躲到一棵大樹底下,自己則趴在地上,接著,因為一直不見那隻狐狸犬有所平息,母熊於是低鳴了一聲,以示警告。狐狸犬立刻全身毛髮直豎,尾巴垂下夾在兩隻後腿之間,隨即便躲進狗窩裡。此時除了牠那濕潤而顫抖的鼻尖還露在外頭,沒有人看得見牠身體其他部位。

過了一會兒,母熊站起身子,嗅著空氣好一陣子,在確認一切都沒事之後,又帶著牠的小熊繼續上路了。在配電所旁邊,立著幾棟房舍,而在森林邊界,則有一些倉庫,其中一間庫房是努門帕地區的「麥葡公司手工啤酒廠」。在清晨的涼爽空氣裡飄散著從屋裡漫出來的香醇啤酒味,這氣味令母熊難以抗拒。母熊在屋外繞著圈子,試圖找個入口,但是每扇門都上了鎖。這下,牠只能非法入侵了:牠將全身的力量壓在那一扇薄薄的門扉上,然後緩緩地,門扉被推開了,也同時塌了,但這幾乎沒有半點聲響。母熊在耳聽八方一陣之後,便輕聲步入倉庫內,後面跟隨著牠的熊寶寶。

創作者介紹

寶瓶書BAR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