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看見我了讀阿乙,再給這個瞎了狗眼的時代那麼一次機會。

朱宥勳撰推薦序;北島、羅永浩、黃崇凱極致推薦。

對於小說,他有一種不糊弄的虔誠,全力衝撞的執著。……他的硬氣、不逃避,使得他每一篇小說都試著去提出一個關於「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解答。──朱宥勳(作家)

阿乙是近年來最優秀的漢語小說家之一。他對寫作有著對生命同樣的忠誠和熱情,就這一點而言,大多數成名作家應該感到臉紅。──北島(詩人)

只要活著,我們就是瀕死者。隻身踩在最鋒利的刀緣,跳著最美麗、最憂傷的獨舞。
在阿乙的短篇小說集《鳥看見我了》裡,懸疑的犯罪情節,步步進逼,當你以為自己抽絲剝繭出兇手時,阿乙卻憑空抽下一鞭,你感受疼痛,卻也了解人生並不是非黑即白,而那些包裹著愛欲、尊嚴、道德的罪行,更是滿佈善惡的曖昧,以及人性的深邃與荒謬。
地獄是他人也是自己,這是阿乙最溫柔的憤怒,對人生命荒謬性的最極致探索。

我的貪欲是我活得比身體久點,哪怕只活到一季稻子那麼長。
但我覺得自己是獻身的。倘若什麼希望也看不到,或者什麼回報也不到來,那麼我還會寫。──後記〈我比我活得久〉

作者簡介:
阿乙,本名艾國柱,一九七六年生於江西。擔任過警察、祕書及編輯。作品發表於《今天》、《人民文學》、《收穫》及《GRANTA》雜誌。曾出版短篇集《灰故事》、《鳥看見我了》、《春天在哪裡》,小說《下面,我該幹些什麽》、《模範青年》,隨筆集《寡人》。
《模範青年》中文繁體版已由寶瓶文化出版。

小說作品曾獲:
二○一二年,首屆林斤瀾短篇小說獎。
二○一二年,《人民文學》「未來大家TOP20」。
二○一二年,台灣《聯合文學》「二十位四十歲以下最受期待的華文小說家」。
二○一二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最具潛力新人獎。
二○一一年,《東方早報》文化中國年度人物。
二○一一年,《人民文學》年度青年作家。
二○一一年,《南方人物周刊》中國青年領袖。

「阿乙的小說,是我們時代的《惡之花》。 阿乙的生活儲備豐富,寫作態度坦誠,感受力豐富。他的作品具有異質氣質,多圍繞過去的從警經歷和小鎮生活展開,關照小人物命運。即使是處理刑事犯罪題材,他也穿越案件的表層,不刻意製造偵探、推理等類型小說的情節喧嘩,迅捷有力地切入人性幽暗的皺褶深處。筆力克制、凝練、冷峻,刀一樣地具有靈巧而致命的力度。」——《人民文學》「未來大家TOP20評語」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