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愛,讓他好好走──

一位重症醫學主任醫師的善終叮嚀

r07  

 

讓你走得安詳、無憾,

是從未停止愛你的我,

所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15年來在加護病房,陪伴1000多位臨終病人,

17個泫然欲泣的善終故事。

 

 

身體,不是戰場,而那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

 

 

當無論如何都要救到底時,那是愛嗎?

當留下摯愛的家人,卻延長他們的痛苦,那是愛嗎?

 

 

一份最沈痛的書寫,一個你我所不能不知道的醫療真相。

台灣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同意書的病患中,只有5%的人能真正善終。

 

TVBS「體檢台灣醫療」系列專題受訪名醫之一;

曾以〈那一夜,我和婦產科醫師,一起流淚〉,吸引近50,000人按讚。

特別收錄「關於善終的11大迷思與疑惑」。

 

 

有些話,我們說不出口;有些事,我們總想還有時間……但死亡是我們每個人都無法逃避的一堂課。

 

陳伯伯握緊太太的手說:「阿英,妳一直躺在床上。妳這樣太辛苦了,我決定放棄急救妳。以前,我以為急救只是打打針、吃吃藥,沒有想到真實的急救是這樣攻擊、破壞妳的身體。我錯了、我錯了,請妳原諒我,最後還讓妳受了那麼多的苦,對不起……

  

「當我急救時,那壓下去的病人肋骨斷裂聲,也是我心碎的聲音。」這是黃軒醫師15年來在加護病房,治療急重症病患的椎心心情。

 

他在死神面前奮力拚搏,哪怕僅有一絲希望;他也在生命的最後一段路,忍痛放下急救的手,讓病人有尊嚴、舒適的離開,因為他更想保護病人的善終權益。

 

曾經陪伴1000多位臨終病患的黃醫師認為,除了簽署不急救意願書(DNR)之外,更關鍵與刻不容緩的,是讓我們從家庭、學校、社會開始,一點一滴地學習面對死亡,並了解醫療有其極限。唯有如此,我們才能避免「從家人身上練習面對與處理死亡」這樣總是令人備感疼痛與遺憾至極的事。

 

善終,不只是為你摯愛的家人,更是為你自己。

 

關於善終,黃軒醫師的懇切叮嚀:

 

‧有時候,難以放手或不願放下,讓病人離開的反而是家人。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把死亡當作一件人生大事,一再討論才對。

‧放棄急救,並不是放棄治療,而是在生命最後的關頭,不再讓生命,受盡人為的摧殘。

一般人往往不知道醫療是有極限的。以為只要同意所有治療,病人就可以活下去。

一般人會說,準備好了退休生活、準備好了養老金等等,卻都不會去說,已準備好自己的善終。

從來沒有,或很少陪伴病人的家屬,常常會在最後一刻,對醫師表達「救到底」的決定,以平撫自己內心的愧疚或虧欠感。

‧真正的善終應該不只是肉體痛楚的解決,還要包括心中的感受。例如,協助病患完成他的心願,讓他們在最後的一段路有人陪伴、不孤單等。

‧一個人要善終,平靜地離開人世間,至少要三組人馬有共識才行。第一:自己心靈上的準備,第二:家人或親朋好友,第三:醫療人員。

‧死亡就是要不停地練習面對,因為誰都逃不過呀!不過,這一生什麼最難練習?也是死亡。

 

 

作者簡介:

 

黃軒(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台中慈濟醫院胸腔腫瘤暨肺癌召集人、連續三年榮獲優良醫師

總是以最大的同理心、最積極的專業與熱情,但又謙卑與柔軟,面對病患與病患家屬的一位重症醫師。

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台中慈濟醫院胸腔腫瘤暨肺癌召集人、台中慈濟醫院兼任胸腔內科主治醫師,另外,同時擔任教育部部定講師、胸腔內科專科暨重症醫學專科訓練指導老師、台中中臺科技大學影像醫學暨放射科學系講師、花蓮慈濟大學醫學系講師,以及《天下》雜誌/《康健》雜誌的專欄作家、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光明日報的專欄詩人暨作家。

已出版《生命在呼吸之間──胸腔科病房的真情故事》(康健雜誌,2011)、《肺癌診治照護指南》(原水文化,2009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