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書單/高中生如何進入長篇小說的樂趣?

 

本文來源:udn文教http://udn.com/news/story/6949/1896393

 

photo  

圖片來源/Nao Triponez

文/宋怡慧

 

 

當我提出要在暑假強推讀長篇小說的念頭時,所有的親朋好友開始質疑:

 

你想砸了自己的閱讀招嗎?大人都不看長篇小說了,學生行嗎?

 

炎炎夏日,不讀長篇小說,真是虛擲美好韶光,浪費了這個長假!雖不想直接挑戰學生的閱讀習慣與品味,但內心不斷湧起想讓學生體會閱讀長篇小說樂趣的漣漪,越泛越大。

 

最後,不死心的我,還是很執著地把長篇小說帶進了教室,唐吉訶德似地企圖望見學生「為自己讀長篇小說」的風景。

 

寧願冒著推動失敗的危機,也想在熱情未滅時,奮力一試!

 

「哇!老師閱讀的書籍也太大本了,不小心掉下來,應該會打腫腳吧……」學生挑釁地說。

 

「這本書那麼厚,有人會看嗎?應該是老師拿來當裝飾書櫃的吧!」學生詼諧地問。

 

「老師,拜託您,千萬別叫我們讀這種老派的書,不用翻就很催眠!」學生有氣沒力地說。

 

孩子們為什麼連書名都沒看,就棄械投降?
孩子們為什麼面對純文字書,會興趣缺缺?
孩子們為什麼感覺到字很多,就落荒而逃?

 

「那些很會說故事的作家,有的年歲漸老,有人離開了我們。但那個時代不該被忘記。美好的人、重要的事,還是要透過書寫被理解或被保存下來。老師手上的長篇小說恰好能讓你們在很短的時間認識一個時代、一塊土地、一群人、一些事或物,讓你成為有故事的人,回溯過往時光……」試圖用感性地語調和孩子分享長篇小說帶給我的啟發。

 

「老師,我沒辦法閱讀文字很多的書,翻一頁就自動啟動休眠模式。」男孩誠實地望著我說。

 

「我不是想勉強你們,只是想告訴大家:閱讀長篇小說對老師生命的意義。第一次閱讀的長篇小說是王蘭《藍與黑》。作者真切地引領我穿越時空,走進抗戰初年的場景,歷經國共戰爭,直至國民政府遷台,我彷彿走過從天津、北平、重慶、上海到臺灣,行旅在舊時代男女可歌可泣的愛情與戰爭無情無奈的現實。」彷彿走入時空隧道地說著。

 

「十四歲的我不只廢寢忘食地讀著,也震懾、感動一份燦爛美好的青春,複雜難抑的情緒糾結於心,久久難以忘懷。因為作家,陌生的時代被文字保留下來,因為小說,我和男主角張醒亞與生命最重要的兩個女生唐琪、鄭美莊一起見證烽火連三月的時代愁苦,仨人相遇又別離,聚散依依的情節,濃縮在男主角的細細低吟:『一個人,一生只戀愛一次,是幸福的。不幸,我剛剛比一次多了一次。』」不由自主地分享自己閱讀的心情,希望學生能體會小說抵抗遺忘的記憶,收藏每個時代美好的情韻。

 

「一生只戀愛一次,大家幼稚園就用光這個額度了!男主角也太不食人間煙火了了吧!」學生戲謔地說。

 

「或許,你們還是停留在愛情的想像中,老師閱讀完《藍與黑》後,又讀了時代背景接近的《未央歌》、《蓮漪表妹》,完全沒有違和感地進入那個從未經歷過確有了鮮明生動想像的舊年代、老靈魂與我的感知相互輝映著。」我理性地分析著。

 

「老師,你怎能把我們都不會也不想翻閱的書類,說得特別生動有趣,讓我也想挑戰一本看看!有推薦的書單嗎?」女孩貼心地說著。

 

「長篇小說通常人物眾多、情節複雜。在閱讀時,可先從對話推敲出人物的性情,激發自己的想像力;繁瑣複雜故事情節,訓練自己邏輯的思考;長時間的閱讀,考驗自己的專注力,好處不少吧!最重要的是,透過文字真實地拼湊出一個時代的輪廓與人民生活的樣貌,一如《咆哮山莊》、《變形記》」認真地提醒著孩子閱讀長篇小說的好處。

 

「每部長篇小說都有作家創作的初心,某個重要的信念要在小說中不斷透過情節與人物的書寫,反覆傳誦地讓讀者理解自己的創作核心與人生價值。以哈波.李《梅岡城故事》為例,這一本美國中學生必讀的小說,也是讀者重讀次數最多的文學作品,它到底有甚麼魅力?可以讓4000萬人風靡著,生活在台灣的你們不能不知道吧!」直接把想讓他們閱讀的長篇小說推薦而出。

 

「《梅岡城故事》的內容是什麼,老師可以透露一些些嗎?」男孩有些動心地問。

 

「這部長篇小說設定的場景是1930年代美國南方,一個種植棉花田的慵懶休閒小鎮,竟出現一個嚴肅的種族與人權的問題。透過一位六歲小女孩與律師父親阿提克斯真實的生活與真誠的對話,小說顛覆何謂公平正義?何謂人權法治?那個保守的時代和我們所想像民主自由的美國,又有多大的差異?」我試著拋出幾個問題,希望他們在閱讀時特別留心的線索。

 

「我找到一些書訊,是不是女主角的父親為黑人辯護,他和哥哥也要跟著被鄉里的人排擠,是一個種族歧視的故事?」機靈的男孩拿出手機,擷取訊息和大家分享。

「閱讀長篇小說的樂趣在於你永遠不知道作者要給你的結局是甚麼?想傳達的內心價值什麼?隱而未說的真話是什麼?除非你認真地閱讀到最後一頁,並能全然領略體會。有時候,你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是否也會面對到捍衛正義,卻擔心孤掌難鳴的情況?是不是心裡藏有偏見,卻不自知?自以為是正義,事實上卻是個人私慾?小女孩很真實地呈現追尋真理的過程中,看到有人良知被蒙蔽?有人良心變得無感?我們該如何想像下一個畫面和結局?」試著把書中幾個特別能觸動心扉的關鍵,讓孩子在閱讀時,先建構出一個故事的梗概架構,以利進入熟悉的閱讀世界。

 

「老師,《梅岡城故事》是不是有姊妹作?《守望者》好像是作者的第一本小說,可是為什麼要到2015年出版?」學生好像發現新大陸地問。

「這個問題,讓老師賣個關子,讓同學自己去找答案。我只能說:《梅岡城故事》是編輯發現作者寫作能力的伯樂;《守望者》是作家初試啼聲,對小說創作的初心。兩本書可以各自閱讀,也可以用比較文本的心情來閱讀,你會發現:相似的情節、人物,衍生而出的小說基調、人物性格、結局……都是截然不同的。小說家可以給讀者一個快樂的結局,也可以給讀者一個感傷的餘韻。」看到學生對於長篇小說開始產生興味,也不禁開心了起來。

「其實作家的生活經驗,人生閱歷,都會影響到書寫的系譜。一如哈波·李有個律師的父親,《梅崗城故事》塑造出一個律師英雄來,這好像作家和自己過去的生命進行對話、爬梳,進行一次生命議題的思辨、論證,找到一個小說家想告訴讀者的真理。」那天,幾個學生紛紛到辦公室告訴我:「當自己讀完一本很厚重的長篇小說後,面對各種輕薄書籍,竟覺得心應手起來。還有,開始閱讀長篇小說後,自己好像回不去了。竟然喜歡接觸大量文字的書籍,變得更又信心與耐心能靠自己讀完每一本書了。」孩子們眉飛色舞地分享自己的閱讀心情。

是的,閱讀長篇小說不是閱讀速度的競逐,而是讓心靈沈澱、想像奔放的歷程,讓自己享受一種細讀慢閱的樂趣。偶爾被遺忘的情節,再次重讀翻閱,竟產生先後迥異思考的心境。對於人物的喜愛,人生的價值,隨著年歲的增長,也有了不同的思考點,那麼,這個暑假,我們就從閱讀一部長篇小說開始嘗試吧!

 

★怡慧推薦書

 

《藍與黑》(王藍/九歌)
《蓮漪表妹》(潘人木/九歌)
《未央歌》(鹿橋/台灣商務)
《咆哮山莊》(艾蜜莉.勃朗特/商周)
《變形記》(法蘭茲.卡夫卡/晨星)
《守望者》、《梅岡城故事》(哈波.李/麥田)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