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的時候,她第一次面對死亡; 
2006年,她再一次遭受死亡的脅迫…… 

這是「台灣安寧療護推手」趙可式博士罹癌後的病中大書。
生命中兩次面對死亡威脅,深感傳統醫學教育體系只教生、老、病,獨缺面對死亡的態度,趙可式奔走台灣各地,費時七年,訪談五十六位醫師,詮釋研究隱藏在醫師們白袍底下的生死觀與醫療觀點,甚至是個人最私密、最脆弱的心理部分—— 

面對生死時的挫折:在末期病人身上,我看不到希望、沒有成就感……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廖偉棠


「張向智和李琪的中國原型是誰?」有人問我。其實更重要的問題是那個奔走於上海、北京和義大利的比利時人是誰?

二○○一年秋天,我曾和圖森五次碰面……當我嘗試在二○○一年秋天的記憶裏找到一點跟《逃》有關的蛛絲馬跡,卻發現那個時期的北京充斥著這整部小說。小說中對當代中國的種種細緻觀察和描寫在中國文學中顯得不必要(彷彿因為那是人所共知的事實),因而被錯過。我們慶幸他看到了一個現實的中國、也是一個超現實的中國,也許當代中國比任何國家更適合於他書寫。因為這個國家,充滿了細節,主題卻歧義叢生。
在這個膨脹著的當代中國,中國人變成世界的控制者,手機當然是其第一縮影,「張向智」、甚至「李琪」的控制以一種神奇的方式發生,而同時又彷彿是漫不經心的。「我覺得,他陪我來這裏觀光,只是為了讓我滿意,而他自己對我們所參觀的這些東西連一點興趣都沒有。總之,他感興趣的程度,恐怕和我的麻木不仁不相上下。」這兩者關係多麼像十九世紀大量的外國殖民者所寫的中國遊記中的關係,在那些遊記中,被敍述者蔑視的「天朝子民」往往以一種簡單神祕的魔力吸引西方「文明人」,即使兩者的驚奇都是例行公事。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歐巴桑的犯嘀咕

最近,在公車上,老看到有人讀書。
歐巴桑心裡很感動。因為搭公車其實很不適合讀書,不但總晃得好像4級地震,而且某X重客運之狠勁,不少公車族應該都領教過。
歐巴桑花了一點時間,偷偷地移到人家附近,因為不想被認為是怪怪歐巴桑。
結果,早知道也不用這麼辛苦。因為讀的不是課本,就是羅曼史。
歐巴桑心裡想,課本是不得不讀,但羅曼史有需要這麼拚嗎?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法國「梅迪西文學大獎」得獎作品 

繼《做愛》動人的愛情語言,
續曲《逃》再次讓日本、韓國、中國的讀者瘋狂! 

我想逃離這段感情,然而遠離,卻讓我向她接近……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有一張「器官捐贈卡」,編號12999,十四年來隨身帶著,騎自行車時更是特別將它放在車袋裡,上路前伸手摸一摸,確定它的存在。不希望用到,但時候到了,我期望它發揮最大的效用。

會辦這張卡,是十四年前因為工作採訪了積極在推動安寧療護的趙可式博士。那時候,台灣還只有一家醫院有安寧病房,大部分的民眾對這個名詞都很陌生,我的理解也只有報紙上那短短幾百字的資料。青春正熾,生命都探索不完,誰會想到「死」。

那天,趙老師從他目擊親人的死亡談起,到她所照料的病患,她說到瀕死病人口不能言,卻一再被強力急救,最後肋骨斷了、內臟破裂、身上插滿管子、手臂全是針孔,那麼多的痛苦與磨折,為的只是要延長一口氣,這樣的一口氣幫助的多半不是病患,只是安慰身邊的家屬。從安寧療護談起,趙老師一路聊到了如何面對生死。我說我一直就是個膽小之人,怕高、怕痛、怕黑、怕鬼,老師說那要你練習啊!事前的理解、練習與妥切的準備,都可以讓我們克服對死亡的恐懼。

我的確是受到了撼動。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來自臥斧的嗆書:http://www.monkey.com.tw/wolf/news000.htm/



《冥王星早餐(Breakfast on Pluto)》原著作者是派屈克‧馬克白(Patrick McCabe),先前已在台灣出版過另一本作品《屠夫男孩(The Butcher Boy)》;而這本作品,早在 1997 年便已被導演尼爾‧喬丹(Neil Jordan)改編成電影,贏回不少獎項,沒記錯的話,台灣的片名譯成《悲歡歲月》。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用500字寫出你的「一公克的憂傷」...

活動方式:把你生命大大小小的憂傷,或許有些甚至無法解釋,或無法對人說。書寫是稀釋憂傷最好的方式。歡迎你e-mail到aquarius@udngroup.com或者是直接在文章後,用迴響留言方式寫下你的憂傷(500字以內)……
活動期間:即日起~2007年9月15日,2007年9月25日公佈得獎名單。
活動獎項:寶瓶選出佳作送高翊峰新書《一公克的憂傷》一本,共二十名。
獎項公告:
1.所有得獎人將以email通知,贈品將於接獲得獎通知20天內寄達。
2.得獎名單將於寶瓶書BAR部落格公佈。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今年,應該會是二○○七年吧。
從九八年開始寫小說到現在,悄悄地要邁入第十年了。我跳到井的底部,躲進無法溺斃的水窪深度裡想著,十,這個數字,其實也沒有特別的意義,只能勉強說,接觸小說之後的這個十年,比過去的兩個十年,過得快一些。
一位手裡握著童軍繩的年輕小說家,那天站在書房外的陽台上對我說:「當時間可以用寫了幾篇小說的方式計算過去,你就可以開始思考有關死亡的事了。往後,除了零星與破碎的故事,不會再有更特別的變化。」
他說的這段話,似乎是值得相信的。這個十年,除了一位女人以妻的透明姿態走入我的體內,其餘並沒有真的改變。家族的還是沒有解決。弟弟依舊記得國中那一年我唯一一次揍了他一拳,然後自個卻流下眼淚。每一天每一天,妹妹都坐在門口看著來往的路人與不同顏色的車輛,度過只有她能理解與體驗的午後。雜誌社的編輯工作則躲在汽車的哩程表裡,從數字的邊緣長出腳,向前走動。想要書寫的小說,三百字一則、五百字一篇、八百字一個故事,像麵包屑般掉落地面,裂成一片片不規則的鏡子,也讓我看見自己被分割的身體,以及在那裡頭沉睡的妻。
關於我的種種,以這種零散瑣碎的方式虛構,似乎不會不妥。
發現這個事實,是因為一本本的記事本。特別是二○○六年的記事本。
這一年,我留意到身邊事物被遺忘的速度比過去來得快一些。我盡所能地速記那些從路燈上飄落的逝者毛髮、在咖啡杯裡窸窸窣窣的螞蟻低語,以及夢魘中我無法放手的一條粗麻繩。只不過,一年之內發生了又值得記錄下來的,連一本手掌大小的記事本,都無法填滿。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