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禁」即將持續一年半,人也不方便出國旅行的這段期間,我老是想起以前在國外喝的酒,或是和友人飲酒的那些歡鬧畫面。

說起酒,我也不是嗜酒如命的人,但當你一踏入陌生的國土時,喝酒似乎成了一種無可避免的朝聖儀式。這就像有些人費力登上高峰,面對壯闊景觀時,忍不住就要點上一根煙一樣的道理。

所以每次我想起巴黎,便想起在盧森堡公園冷寒空氣中啜飲的那杯帶著淡淡肉桂味道的熱紅酒;想到希臘,便是那杯讓昏睡者只消湊近鼻子就驚醒、喝酒像送死一樣的茴香酒;想到日本,當然就是和一群朋友在居酒屋邊喝啤酒邊說芭樂話的畫面。不過在這些記憶裡,最常跑進我腦子裡的影像,卻是在西班牙的一列夜車上……

那是好幾年前了,十來個人一起搭上從巴賽隆納到哥多華的夜車,由於車程前後需要八個小時,我們這群人當然也不甘早早就回各自的臥舖就寢,因此決定在火車上的酒吧給它喝到茫,再帶著歪斜的腳步回去睡覺,這樣一定很痛快!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