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爵士

我一直都覺得,美食用想的比吃的來得迷人。
就像此時十一點快十二點了,當我和H面對這瓶口感普普的紅酒,而家裡所有能吃的食物不是過期就是完全不搭,種種適合搭配紅酒的美食便充塞了我整個腦門。
不過,熟識我們的人應該也知道,「想像美食」是我此時不得不的選擇。因為我們不是那種半夜會殺去基隆廟口吃奶油螃蟹的人,也不會突然想吃鹽酥雞或滷味,就花個兩分鐘走到後面小夜市去買。既然我們雙腿堅持不肯在半夜移動的意志力勝過我們固執的個性,此時,就只好用想的啦。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