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野兔的那一年

文/ abe

盛夏六月,刺眼的夕陽光線穿透佈滿灰塵的擋風玻璃,讓人眼睛不舒服。
近中年的記者瓦塔南和攝影師同事,兩個人都近中年,年輕時種種理想早已遠去,遠到不可能會有實現的一天。他們都已婚、都在婚姻中遭遇背叛、都對人生感到失意、都有初期的胃潰瘍、也都憤世嫉俗。

(以上這一段描繪會不會讓你覺得很熟悉?你覺得那就是你自己?你覺得人生就是這樣了,大水一來,每個人各自在海面浮浮沉沉,人生再也不會有美好的風景,生命中再也不會有任何奇蹟?)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