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彼冰淇淋兌換券.jpg

文/吳仁麟

「這冰淇淋,化了就化了,再放回去怎麼用力冰也救不回來的。」她這樣對半頹廢男人說,他忽然覺得她是在說兩人之間那已經逝去很久的愛情。

那天,她突然打了電話給他,半頹廢男人才想起彼此已經好幾年沒有聯絡了,她說,最近自己創業,在天母美國學校附近開了一家手工冰淇淋店。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