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淑明(大同亞瑟頓董事長)

當寶瓶出版社邀請我替這本書寫推薦序時,我本來打算以工作太忙的藉口推掉邀約。不過看過書稿以後,我就忍不住一口氣讀到最後;因為這個英國夫婦尋找粉紅酒的故事實在太迷人了!特別是書中主角對法國葡萄酒的熱情,我讀起來更覺得惺惺相惜,因為我和我先生也有著類似的特殊遭遇!

記得在二十幾年前,我還是在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研究生,和同學在宿舍裡初次接觸葡萄酒。我和先生對葡萄酒的喜愛日深,於是每年都遊歷法國尋找美酒的蹤影。有一年我們和另三對夫婦到法國東南的度假勝地:安希湖(Lac d'Annecy);高聳的阿爾卑斯山屹立在湖面對岸,映著成連成一片的山嵐和霧氣,湖光山色看起來美極了!我們一行人到了附近小城(Talloires)裡,一個坐落在著名的米其林三星餐廳Auberge du Père Bise對面沒落的修道院內的餐館用餐,正好那裡的酒保想討好朋友的女兒,於是幫我們安排了一頓豐盛的大餐,包括剛獵到的當地野味等。為了搭配這樣豐盛的美食,酒保乾脆邀我們自己到酒窖下面來挑酒——結果我們看到的景象簡直是大開眼界!——那座酒窖是位於地下約十度C的天然岩洞,裡頭擺滿有相當年份的好酒,每支酒瓶上佈滿灰塵,而且都是評價極佳的好酒。我先生更像不小心闖進糖果屋的小男孩一樣興奮——足足待在裡面好幾個鐘頭都捨不得離開!

最後我們挑了四支白酒和四支紅酒,紅酒分別是兩支波爾多酒—— 一九五九年的拉圖堡(Latour)和拉斐堡(Lafite)——以及兩支勃艮地酒—— 一九六一年的慕西尼梧久邑(Musigny, Vogue)和一九六二年的(La Tache, DRC)——四支都是絕世佳釀,尤其兩支勃艮地品嚐起來,簡直像遇到初戀情人一樣的令人陶醉,這一餐饗宴讓我畢生難忘。當那古老的瓶塞被開啟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到生命的某一部分也被開啟了,那是什麼?當時的我還沒有很明白。但從那一刻起,我發現自己對葡萄酒的熱情一發不可收拾,尤其是對於滋味豐富的勃艮地美酒。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