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75.JPG 

(文/牛小兔)

總是像很多相同的下午一般,困在電腦前迷路著,找不著可以編輯的文字,使用文字表達自我的人越來越多,但是能沉澱下來的卻越來越少。
心裡有些小小的悶。辦公室望出去可以看見小片的天空,不是說秋高氣爽麼,但這回只見疊疊層層的雲霧。


所幸手邊有本剛買的書——李明璁的《物裡學》,隨手翻開,作者剛好引了一段班雅明的文字:「拾荒者和詩人,這兩種人都和無用的廢物產生關聯。他們都在城市居民酣沉夢鄉的夜裡獨自撿拾東西……」我笑了,班雅明一定沒有編輯朋友,不然他就會在拾荒者與詩人之後,加上「編輯」。就從這裡進去,這本書竟讓我看著著了迷。這真的是他三少四壯專欄上的文字嗎?讀來已經完全不同報紙上的疏離,反而有種奇特的光采與溫度,我佩服這編輯,他做得真好,這就是眼光啊。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