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幾存

先是看了熱鬧喧嘩的電影,然後,心裡一直牽掛著由作者梓潔親自念讀的那些旁白;於是,回到了最初的、最安靜真實的文字。

《父後七日》是華文散文改編電影相當成功的例子,在台北電影節首映後更獲得熱烈的好評。然而,回到文字,回到近四千字,僅僅十頁的篇幅的〈父後七日〉,讓我在看電影時沒能流下的淚水終於釋然了。

在父親過世後,回到彰化老家,面對各種誇張、殯葬儀式的繁文縟節,在影像聲光鏡頭前仍是張揚的,卻在梓潔自己的文字中沉澱了下來。「我知道,我人生最最荒謬的一趟旅程已經啟動……」就這樣,她一日一日的記述下了父親走後七天裡發生的事情,看似冷靜的敘事,間或調侃幽默的語調,而在這些混亂的片段中,她一直在和父親說話,那些荒謬下的真實、那些突然閃過腦中的片段,全都帶著強烈的情感。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