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觀

去年首次接觸芬蘭國寶級作家亞托.帕西里納的第一本中譯版小說《遇見野兔的那一年》,其獨特的生命價值觀與脫軌的黑色幽默筆觸,令人莞爾之餘,不禁也教人重新省視起自己的人生觀。當得知第二部中譯本問世,說什麼也不能錯過。

《當我們一起跳海》仍舊談生命的轉折,顯然此書的主人公沒在那一年遇見野兔,走到人生死角無處轉彎,因此選擇結束生命,以解決所有難題。即便是談論生死的嚴肅課題,亞托.帕西里納總能以一貫的幽默泰然處之,正如進入故事的開場白,芬蘭民間格言——生命中最嚴重的是死亡,但說到底也不算太嚴重。

經商破產的雷羅南總裁,孩子已成年,婚姻瀕臨破碎,數度自殺未果後,在盛夏的聖約翰日,帶著一把手槍,來到鄉村一間農倉,想就此結束生命。未料當提不起勇氣跨過農倉大門之際,從木板縫隙間望進農倉內,赫然乍見一位軍官正綁好繩索準備自殺。即便雷羅南心裡嘀咕——該死……這個世界還真他媽的小——仍衝進屋內,手忙腳亂地救下坎裴南上校。兩個大男人自殺失敗,足以顯見人間諸事未必能盡如人意。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