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這輩子,從沒有要求我,和他一樣,成為一位醫生。

文/寶瓶文化主編小物

我從紛亂的信箱裡,讀取了你的信。瞧了一眼後,決定印出來。剛從列印機裡跑出來的,你的文字,還滾燙燙的。我揣在包包裡,決定帶回家。搖晃著的公車,晃得我暈頭,但趁著稍清醒,又攤開你的文字,讀。我笑著讀,有一瞬間,這笑,讓我忘了暈。

你的文字極好,明快,幽默又精準。你寫醫生父親對你的影響,令人動容。在這個價值觀雜亂又錯置的社會裡,你父親對於正直誠實謙遜道德博學的自我要求,嚴苛到你覺得不可思議,但就是這份不可思議,形塑了現在的你。正直誠實謙遜道德博學這些特質,也許在每個行業都很重要,但對於一個醫生而言,卻更是重要。因為醫生所影響,甚至所主宰的,是一個人的生命。

這當然是一個好醫生父親教出一個好醫生兒子的故事,但醫生父親的教,不是耳提面命,更不是再三叮嚀,而是直接做給醫生兒子看。(為了尊重兒子,醫生父親從沒有一刻,要求兒子也要當醫生)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