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11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非常感謝梁旅珠女士出了這麼好的教養書及安排了3場座談會。最近我和我先生對於我們5歲女兒的管教有一些爭執,也因為看了您的書讓我們的溝通有了方向及目標,所以我和我先生真的非常感謝您出書分享你的教養秘笈。我們有參與10月23日市圖的座談會,聽您演講真是收益良多,但是還有一些問題想請教您:

1.要如何處裡關於小男生女生感情的事情:包括幼稚園.國小.國中.高中階段一定會碰到喜歡的對象,那該如何處裡及溝通。
2.關於小朋友在團體生活中肢體或語言的衝突該如何處理。
3.對於小女生的打扮問題,您有什麼建議。        你的忠實讀者 ichin

DEAR ICHIN: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高翊峰(作家)

小說過去都是為了滿足我們對意義的探尋--比爾如是說。那是一種偉大的世俗超越性。它有著拉丁彌撒似的語言、角色和偶然閃現的新真理。但出於絕望心情,我們現在都轉向了一些更大和更幽暗的東西。我們轉向了新聞,因為它可以不間斷地提供我們大難臨頭的感覺。它提供的情緒經驗,是其他來源無法提供的。所以我們就不再需要小說--比爾如是說。我們甚至不真正需要災難。我們需要的只是有關災難的報導、預料和警告。--------抄錄自《毛二世》唐.德里羅(寶瓶文化)

十月的最後一天。微微興奮地,在師大水準買了《白噪音》作者的另一部長篇小說《毛二世》。微雨,走到一家新開的咖啡廳。點了一杯生啤酒,抽著雪茄盒裡的最後一根雪茄,然後,開始讀它。不間斷地,一直讀到這一段。被這段「預言」般的對話,重重襲擊。這部長篇小說約莫成書在1992年(之前),唐.德里羅寫下的這段,在近二十年之後的現在,比寫實更加寫實。這不禁讓我想起最近在一本文學雜誌上看到的一段文章,主要是提出對我輩與更年輕的小說書寫者的「閱讀與現實經驗的輕重與先後問題」,當然,這其中不乏來隱藏著先行者的憂慮,而這憂慮的深處,或許也還參雜著微量的傲骨吧。

未來,會是如何?或許,該問的是,小說的未來會建築在現在如何的現實經驗之上?只是單純地以為,唐.德里羅寫下的這一段,足以解答先行們的那份憂慮、也足以包容那份隱藏的傲骨吧。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