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湘玲

「老師,我不知道郵筒在哪裡?」A同學非常緊張地發問。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就連找郵筒都成為一個有挑戰性的任務, 孩子們可說完全沒有「寄信」的經驗。

靜靜坐在高雄的一家咖啡館裡,中午的陽光溫暖宜人。我拿出在雲林故事館購買的明信片,動筆寫下給孩子的話。

明信片投入郵筒
祝福變得更具體

這張明信片的意義在於,那是孩子透過平日的好表現換取的集點獎品。當孩子蒐集滿五十個獎章時,他們擁有三項選擇:國語作業減少、午休時間到圖書館閱讀、一張來自老師的旅遊明信片。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