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牛小兔 )
一直非常喜歡安•泰勒的《補綴的星球》,這七八年來,前後看了三四次。每次每次重溫那20萬字的日常瑣碎,從餐桌上的小齟齬、清水管、切洋蔥……一路讀來,歡喜悲傷,都是為了小說最後一句:

親愛的蘇菲亞,你怎麼就不相信,我是妳值得託付的人。

每回讀到這裡,總讓我打心裡顫抖。
顫抖什麼?我是隨著年紀增長漸漸才明白的,如果每一個人一生中都有一個追求,或者是權力、或者是理想、或者是享樂,而我的追求、我心裡對自己最終的期望――就只是作一個在工作上「值得託付」的人。

這樣的人其實有點小悲哀,常常忘記簡單取悅自己,卻寧可煞費周章讓他人放心。

上個禮拜,我經歷了職場生涯中的最大一仗。
事情結束後,平靜下心緒,才知道自己在油鍋裡走了一回。

為了這一仗,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最準備。從初步資料的搜尋、後續效應的評估,到新合約簽定、舊合約解約兩場談判,每一天我的腦袋裡都是數字、我的心沒有一刻是平靜的。
我並不是一個人,我有一個經驗老道的同事並肩作戰,他提供我一切後勤的支援。事情是一開始就下了鋼鐵決心要做的,目標很清楚,方向也明確。但我陷落到「做一個值得託付的人」的追求,太渴望將事情做好,太渴望拿到一個漂亮的新約,太渴望將解約做得無傷,太渴望能把公司的方向盤往一個有利的地方轉去,太渴望決定之後要對老闆對作者都能負責……於是,同事的資訊永遠不夠多、他的解釋永遠不夠清楚,我要掌握更多更多更多,我要左邊想右邊想一切都完美。

我們爭執、用很大的火氣說話。然後再回到工作的討論上。

最後的這半個月,我焦慮得吃安眠藥也無法安睡,我的數字觀念太差、記憶力太差,我必須不斷的作筆記、做試算(我是一個今天買了蓮霧明天就忘記價錢的人啊!),在公司如此、回家亦然,手邊隨手拿起的DM廢紙上面滿滿都是數字,我試著去理解對手的想法,想出他有可能的策略123,再揣摩種種的對應ABC。
有天夜裡四點醒來無法再睡,我乾脆起來在客廳裡對著窗戶反光裡的自己,把事情如演講一般的說給自己聽……只為了檢查這樣的說法還有沒有漏洞、有沒有罩門。
我不是一個精明的人,必須比對手更努力。

如果你覺得我瘋了,大概也接近了,焦慮、壓力、猜疑,種種複雜情緒糾結。以前有個作者對我說﹕「工作中如果你沒有拔頭髮拔牙齒的痛過一遍,那不算工作。」他說對了,我正在工作。
這些痛苦過程,我也沒讓老闆知道,我想,就算我做了一百分的努力,但最後只得了二十分,那些努力都是一陣煙,根本不值一提。

最後攤牌談判的時候終於到了,我負責大方向的前半場,後半場實務部分,那個我覺得「解釋永遠不夠清楚」的同事巧妙接手,我從來不知道他口才這麼好,軟硬兼施見招拆招,沒有問題可以困住他,或者這不是口才的關係,是他又做了比我多五十分的準備,而且是非常默默、默默的準備。
談判結束,摘下了戰場上的第一面旗幟,腎上腺素還無法一時下降,我們攤坐在咖啡館裡一會,然後才在黑夜的台北街頭說再見。

轉身的那一剎那,我突然想起《補綴的星球》,彷彿聽見了同事心裡的獨白﹕

「親愛的牛小兔,你怎麼就不相信,我是一個值得託付的人?」

啊,同路的、小悲哀的人。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