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挪威小說《長夜將盡》中文版即將問世之際,挪威發生了震撼全球的大屠殺!
人們疑惑這個號稱最安定、寧靜的土地,為何出現如此駭人聽聞的慘劇?
或許,那安定只是我們未曾深究的表相,而其中所隱含的騷動、不安與仇恨,只有透過小說才能一探究竟。挪威作家佩爾.派特森的《長夜將盡》將會給你答案。

派特森3.jpg  

★《長夜將盡I kjølvannet》搶先看 PARTⅡ~~

我深吸了一口氣,身側該死的疼痛讓我幾乎跳了起來。是我的肺,我忘了這回事。我低聲咕噥。有人停在我的背後,說了些我不想聽的話。我直挺挺地站著等待,隨後我哼了一聲,這人便離開了。我抬起右手摸頭髮,想知道頭上是不是濕了。我的頭髮很乾,硬得和踏腳墊沒兩樣,而且還骯髒透頂。如果能洗個澡一定會很舒服,除了淋浴之外,我還想來個蒸汽浴。這陣子我很喜歡蒸汽浴,以前可不是這樣。我一向害怕從巴士站到托卡達浴場,然後爬上石階的那段路,在熱水還沒打開之前,更衣室和浴室裡一片冰冷,但是當熱水流過頭髮,沿著頸子經過肩膀來到胃部的感覺真好,讓我只想一直站在原地。沒事的,在那一刻,一切都很美好。

「張開眼睛,跟我來。」他對我說,一邊拉開通往蒸汽室的門,我就這麼跟在他的身後,因為沒有人說我可以拒絕。我走了進去,裡面一座威力十足的熾熱設備幾乎抽光了我喉頭的每一口氣,而且速度快到我完全來不及喘息,我立刻感覺缺氧,掙扎想要吸氣。
「排出體內的穢氣很重要,」他說:「能讓你從裡到外徹底洗滌潔淨。」但是我的汗水流不出來。我又乾又癟,站在蒸汽當中看著板凳上光裸的男人,這些人用手撐住腦袋,汗水淋漓地喘著氣,大肚腩壓著大腿和鼠蹊,沒有人說得出話,因為蒸汽室裡偌大的設備吞噬了所有的空氣然後往四面牆吹,沒有留下多餘的空間。我沒辦法吞嚥。當年我才八歲,只覺得皮膚濕熱難當,我不瞭解洗滌的重要性,也不曉得自己包藏著想法和靈魂的身體並不乾淨。

我蹣跚地穿過蒸汽室,牆邊有個水龍頭,細小的水絲淌進陶瓷水槽裡,我不停地喝水,當我終於停下來之後,他來到我身邊,用雙手掬水灑在石頭上,蒸汽爐啪一聲發出刺耳的聲響,新生成的蒸汽往前方竄,使得坐在板凳上的男人喃喃地抱怨。他大聲地笑,彎下腰,然後用手掌撐住地板倒立,併攏雙腿往上舉,腳踝輕輕地靠在燒燙的壁面上,接著他面帶微笑開始倒立挺舉,頭頂點地,雙腳直挺挺朝上伸。他的生殖器上下跳動地拍打他平坦的小腹,發出我寧可沒聽到的聲音,而那肌肉在光滑的皮膚下鼓動,汗珠沿著胸膛往下滾。在這個沒有人能呼吸的地方,他依舊氣定神閒,我在心裡默數:十、十一、十二……每次他這麼做,我都會跟著數。

我的視線沒有離開過他的身子,一上一下,再上再下。我心裡明白,縱使自己能活到一百歲,也永遠不可能會是這副模樣,我不可能那麼優雅,那麼結實。隨後,我想到在此之後又過了好些年,我們在醫院附屬教堂領棺木的一幕。當時,所有的棺木沿著牆壁排成了一列,教堂外的車道上有一隊黑車在等待。我們從窗口望出去,看到靜止不動的黑車全都開著車門,有個司機將手肘撐在引擎蓋上,背對我們,遠眺霍伯蓋特,一邊抽著菸。這時,一個葬儀社的人清了清喉嚨,說:「首先,我應該要告訴你們,棺木可能沒有你們想像中來得重。」他伸手梳理頭髮,似乎有些尷尬,而我和哥哥,我們兩人則互望了一眼。然而,當我們目光直視前方,彎腰握住把手抬起棺木時,才發現他所言不假。

★《長夜將盡I kjølvannet》搶先看 PARTⅠ~~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