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牛小兔)
我告訴過你我的額頭我的髮想你
因為雲在天上互相梳理我的頸我的耳垂想你
因為懸橋巷草橋弄得閒愁因為巴赫無伴奏靜靜滑進外城河
我的眼睛流浪的眼睛想你因為梧桐上的麻雀都飄落因為風的碎玻璃
──陳育虹〈我告訴過你〉 
2007年,我出版了陳育虹的詩集《魅》。
這是一本讀到初稿時,就教人從心底打顫的一本書。
序一開始,陳育虹寫了蜂鳥,她說蜂鳥的心臟每秒跳動十次,可以飛行五百公里不休息,俯衝的速度每小時60公里,但是心跳得快,消耗、代謝與折損也快,壽命只有2年,可是牠瘋狂覓食瘋狂的飛,最後常因心臟衰竭而死亡。
烏龜就相反了,牠的心跳慢,緩緩的行動,可以活個200年。

陳育虹要說的是愛情。
要怎麼愛呢?2年還是200年?劇烈狂熱的翻攪彼此的心,像颶風一樣渦旋纏繞的愛,一千朵花蜜與五百里的飛翔,但卻像蜂鳥一樣脆弱易碎的生命,你要是不要?該怎麼選擇?

而其實愛是沒有選擇的,他來了,你迎上了。那麼剛好,你也在這裡。
但是現實是充滿曲折的,是走不完的紅燈綠燈左轉右轉彎曲隧道,是淋不盡的雨是刮不完的風,是沼澤是廢墟,是我不等待明天我等待你。

其實不該說是詩集,因為這本書中散文與詩各佔了一半。陳育虹的詩極好,大家都知道,但是我想說這本《魅》中散文更動人,那些疊疊疊字,那些沒有逗號句號刪節號的短篇,那些黏稠的情緒像火上即將消融的冰,不斷向我們揭示著不可得的愛情。
人最難的是誠實面對自己,陳育虹卻再坦承不過的將靈魂赤裸裸面對創作──中年人的愛啊,八荒九垓無可閃躲、無可遁逃、無可無可無可。

因為無可,這一本書,專心只寫一件事:想念。
好苦的思念。

討厭的情人節,過分張揚了愛情,我想還是記下一些陳育虹的詩句,獻給在思念裡掙扎的你吧。
 

☆ 因為日子與日子的牆我告訴你我渴睡的毛細孔想你 / 我的肋骨想你我月暈的雙臂變成紫藤開滿唐朝的花也在想你
☆ 你是不停的路我是不移的窗 / 你越行越近卻不往我的方向
☆ 連你的魂我也要一遍遍寫遍 / 用你憂慮的我困惑的唇描寫你眉心
☆ 你讓我的詩有了血肉或說你讓我有了血肉而有了血肉就落入現實就有感覺就有快樂就有痛苦
☆ 如果遇到 / 在昨天,更早的昨天 / 你會走開,或停頓 / 如果遇到在明天 / 明天的明天 / 你會懂或仍然懵懂 / 放逐與被放逐
☆ 只有你能讓一艘船流淚 / 只有你 / 是不能遺忘的 / 岸


 想知道更多關於《魅》

魅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