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毓嘉 詩二首

菟絲子

關於擁抱和需索,我深感抱歉

儘是像個迷路者誤問了

盲人他來的方向

從大南方等到南方

雨季前夕,白蟻依舊盤桓

是我太快將自己耗盡

而後才親吻那最靠近的人

肌膚廣袤如仲夏

又漫長如冰原

你是一紙不在場證明日益空曠

我衷心向腳尖俯首

才知道它已不在

給自己拼多一個玩伴吧

並為了寂寞,擁抱,需索

再次向他道歉

胳肢和臂彎之間我反覆走動

按熄夜燈,無傷無逝

決定再將它捻亮

那時,所有的快樂

都將以同一句話作結

苜蓿

我隨意將自己陳列

風錯落,且亂。

舊式的樂器只在晴日曝曬

鬆弛的簧片誤裝左側身的姿勢

不被誰吹出聲音

記憶中業已損壞的部分

還是轟隆而來

第一天,世界看來即是如此

第二天,我攀在他人底下

偶爾希望生四片葉子的

不是自己

如何能不被氣候所攀折

後來的天空異常擁擠

睡在字句中間

每日我都給押上新的墨漬

早先死去的什麼也得到修復

一場雨令我摧折

當也使我內外洗滌

我粉紫色舌頭舔向天空

舔向不存在的風

把命運都種在這裡

晴雨也好,肯定都帶點酸意

★原刊載於2012.07.02自由副刊

★看羅毓嘉最新詩集《偽博物誌》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