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絲卡‧最後(THE FINAL)

tdi286s.jpg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生前最後一部詩集,及其他詩新譯。

 

「我偏愛寫詩的荒謬,勝過不寫詩的荒謬……」──辛波絲卡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地獄,

但辛波絲卡的詩,是一個又一個無垠與寬容的宇宙,

 

 

……這便是我如此重視「我不知道」這短短數字的原因了。這辭彙雖小,卻張著強而有力的翅膀飛翔。它擴大我們的生活領域,使之涵蓋我們內在的心靈空間,也涵蓋我們渺小地球懸浮其間的廣袤宇宙。……詩人──真正的詩人──也必須不斷地說「我不知道」。

──一九九六年獲諾貝爾文學獎時,辛波絲卡的得獎辭。

 

 

只要活著,我們每個人就都是從地獄歸來的倖存者。

辛波絲卡以獨特視角的敏銳喉嚨,為我們吶喊出人生承受的所有針尖。那些跌撞,瀕危,瘡孔等人生各種險灘,那些無常,死亡,時間,記憶,愛等亙古命題,辛波絲卡都以獨特的視角、清澈易讀的文字、精準的剪裁,細細織就。

但更高明的是,她讓細節成為煉火,滾燙於我們眉宇間;她不直接書寫同情與憐憫,也不輕易二分黑白,她只是在我們每個人的記憶沃土栽植新株,繁衍出一片療癒森林,一如人生將如碎屑飄落,但轉角陌生人的笑容卻讓我們暖。

 

 

對孩子而言:第一個世界末日。

對貓而言:新的男主人。

對狗而言:新的女主人。

對家具而言:樓梯,砰砰聲,卡車與運送。

對牆壁而言:畫作取下後留下的方塊。

對樓下鄰居而言:稍解生之無聊的新話題。

對車而言:如果有兩部就好了。

對小說、詩集而言——可以,你要的都拿走。

百科全書和影音器材的情況就比較糟了,

還有那本《正確拼寫指南》,裡頭

大概對兩個名字的用法略有指點——

依然用「和」連接呢

還是用句點分開。

──〈離婚〉 

 

 

 

作者簡介:

 

 

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1923-2012


一九二三年出生於波蘭,一九九六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瑞典學院給予她的授獎辭是:「通過精確的反諷將生物法則和歷史活動展示在人類現實的片段中」。評委會稱她為「詩界莫札特」。

辛波絲卡被公認為當代最迷人、最偉大的女詩人之一。

 

辛波絲卡作品年表

詩集:

  存活的理由(Dlatego zyjemy, 1952)

  自問集(Pytania zadawane sobie, 1954)

  呼喚雪人(Wolanie do Yeti, 1957)

  鹽(Sól, 1962) 

  一百個笑聲(Sto pociech, 1967)

  可能(Wszelki wypadek, 1972)

  巨大的數目(Wielka liczba, 1976)

  橋上的人們(Ludzie na moscie, 1986) 

  結束與開始(Koniec i poczatek, 1993) 

  瞬間(Chwila, 2002) 

  冒號(Dwukropek, 2005)

  這裡(Tutaj, 2009)

  足矣(Wystarczy, 2012)

散文集:

  非強制閱讀(Lektury nadobowiazkowe, 1973)

  非強制閱讀新輯(Nowe Lektury nadobowiazkowe: 1997-2002, 2002)

 

譯者簡介:

 

 

陳黎

一九五四年生,台灣師大英語系畢業。著有詩集,散文集,音樂評介集等二十餘種。曾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文藝獎,時報文學獎推薦獎、敘事詩首獎、新詩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首獎,台灣文學獎新詩金典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獎等。二○○五年獲選「台灣當代十大詩人」。二○一二年獲邀代表台灣參加倫敦奧林匹克詩歌節。二○一四年受邀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畫」。二○一五年受邀參加雅典世界詩歌節,新加坡作家節及香港國際詩歌之夜。二○一六年受邀參加法國「詩人之春」。

 

張芬齡

台灣師大英語系畢業。著有《現代詩啟示錄》,與陳黎合譯有《辛波絲卡詩集》、《聶魯達雙情詩》、《死亡的十四行詩──密絲特拉兒詩選》、《達菲──世界之妻》、《拉丁美洲現代詩選》、《帕斯詩選》等二十餘種。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獎、小品文獎,並多次獲梁實秋文學獎翻譯獎。

 

 

 

----------------------------------

博客來:https://goo.gl/ym4nrz
金石堂:https://goo.gl/bwbkje
誠品:https://goo.gl/ZzNP74
讀冊:https://goo.gl/YPdQdN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