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黃煜晏 (藝人‧醫師‧魔術師‧勵志講師‧作家‧街頭表演者)

里約警察局 ◆在遭遇搶劫之後,即使知道找回失物的機率渺茫,我還是到當地的警察局做了筆錄。「給我你的錢!」他用英文急促地說,眼神兇狠得像隨時可以把人的生命終結。看到頂著我腹部的藍波刀……

這天晚上,我參加完活動,獨自搭乘公車回旅館。下車的公車站牌離青年旅館約十五分鐘的步程,是一條大馬路,所以儘管治安不好,但我並不害怕獨行

街頭搶案司空見慣
安慰自己小命還在
走沒多久,突然有個二十出頭的黑人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問我:「現在幾點?」

「現在?九點多接近十點。」我看了一下手機。

「謝謝。」他聽完就離開了。過了三分鐘,這個黑人再度出現。我覺得奇怪,看了他一眼,想不到他竟然搶到面前擋住我的去路,亮出預藏的尖刀,頂住我的腹部!

「給我你的錢!」他用英文急促地說,眼神兇狠得像隨時可以把人的生命終結。看到頂著我腹部的藍波刀,我的心臟瞬間震顫,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腦中一片空白,手足無措。

「我給你錢,你不要亂來,OK?」我緊盯著他每一個動作,以防他再次無預警地突擊。

「快!」冷冽的尖刀往前移動了幾公分,刀尖與我只隔著一件薄薄的T恤。

「好!好!我給你!」我不假思索地伸進口袋,抓出一把鈔票跟零錢,散亂地丟進他的手掌中。他輕蔑地看了一眼,皺著眉頭,把那一把錢放進自己的口袋後,竟直接伸手進我褲袋!

他右手握著的利刃仍然無情地緊抵我的腹部,左手則在我的左右邊口袋粗魯地翻找著!最後他抓起我右口袋的手機掉頭就走,臨走前還回頭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驚魂未定,眼睜睜看著才剛買的手機就這樣沒了,既驚嚇又生氣,全身發抖,站在原地,不明白為何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看看周圍,其實三公尺外就有個人坐在路邊,但他完全無動於衷!為什麼不幫忙?我有點生氣地看著他。他對著我搖搖頭,做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這才體會到,在里約碰到這種事是沒有人會幫你的,或許也是司空見慣了吧。我當下雖然恐懼,但過一會兒就鎮定下來,頻頻安慰自己,重點是命還在,相機沒被搶走算是幸運,其他的就不重要了。

我回到旅館,馬上跟一些朋友講這件事,他們大嘆搶匪猖狂,並細數這幾天青年旅館背包客被搶的案例,我是第四個了。三天前在拉帕區,我才親眼看到朋友在我面 前被硬生生直接拔走項鍊;另外有一對情侶,晚上在沙灘上散步時被搶;前幾天在里約甚至有青年旅館在大白天被歹徒持槍搶劫,想不到這天竟然輪到我。

旅館的員工跟我說,巴西的治安很差,不單單是外國人,就連本地人也一樣,他就有朋友在開車時,被搶匪強行上了車,拿槍抵著他,搶走了所有的財物,下車前還開槍射破玻璃,行徑非常囂張。

警局專門服務遊客
報案是旅行一部分
「人家說,來到巴西,你要隨時在身上準備一些零錢給人家搶,不然他們可能會對你不利。」麥克跟我說。

「我知道啊,我有準備,只是他覺得那些錢不夠,才會又把我的手機搶走,唉!」

我問當地人被搶怎麼辦?他們說里約有個警察局專門處理相關案件,離青年旅館約二十分鐘的車程。我按圖索驥,直接去報警。

警察局是一棟很現代化的兩層樓建築物,是專門為旅客服務的警察局,在里約竟然有專門為觀光客設立的警察局,案件之多不難想像。

我先到一樓大廳的「報案櫃台」報到,一進去就看到長椅上坐了一排等著報案的人,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無言以對,我想他們應該也很無奈吧。

輪到我時,值班的警察要我先寫下姓名、護照號碼等個人基本資料,然後問:發生什麼事?在什麼地方?被搶走什麼?我一邊說他一邊把資料輸入電腦,接著引我到 櫃台後面的一個大辦公區,裡面有三張桌子,各坐著一位警察詢問案情。我在其中一張桌子坐下,鉅細靡遺地描述前一晚發生的事,「喔……嗯……」他一副心不在 焉、事不關己的樣子。

聽我說完後,他起身從旁邊的書架上搬出三大本通緝犯的清冊,用很破的英文問我:「你還記得搶匪的長相嗎?像其中哪一個?」他一頁頁翻,每一頁有二十幾張通緝犯的照片。我認真地看了一下,覺得每個人都長得好像,我指著一個我覺得最像搶匪的。

「喔,好,那你可以離開了。」警察好像巴不得我趕快走,到底有沒有記錄我也不知道。

回到旅館後,麥克問我,「你明明知道去報案不會有結果,為什麼還浪費時間跑去呢?」

我說,被搶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報警,即便東西不可能拿回來,但我對任何事情都充滿好奇,想看看警察局長什麼樣?想知道警察會怎麼處理?「應該很少人像我有這種在巴西報案的經驗吧?」這也是旅行體驗的一部分啊!

★原刊載於2013.07.03聯合報繽紛版

★摘自寶瓶即將出版《南美大暴走——脫下醫師袍,魔術闖天涯!》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