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彭樹君

22歲的洛比告別了父親和弟弟,也告別了自己的國家,前往遠方異國某間修道院,只為了那兒有一座傳說中的玫瑰園,而他念茲在茲的,是把隨身攜帶的玫瑰枝條種下。這剪枝來自母親的花園,而她在更早之前已告別了這個世間。這樣的一個年輕男子,一半還是孩子一半已是大人,一半進入現實一半身處夢境,他對於人生所知有限,心靈還在成長,眼界也尚未開啟。他還不算真正愛過,卻已有了一個一夜情之後意外來到的女兒。他並不確定自己究竟要什麼,卻很明白非離開不可。他需要自我追尋。於是他跟著自己的心意往前走,像蒲公英跟著風一路飄遊,並且對於發生的一切都安靜地接受。

我在某個細雨綿綿的春日午後展讀這本來自冰島的小說,並且還特地在地球儀上尋找這個遙遠的北國所在位置,做為一種閱讀之前的儀式。對我來說,這個國家簡直像童話一樣,有那種「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的味道,於是這本小說本身就有一種奇異感。我煮了一壺咖啡,放的是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半臥在沙發的閱讀燈下,膩在一旁的是我那瞌睡的貓咪。這是個舒適的下午,正適合這本帶著玫瑰香氣的小說,作者的文字非常迷人,敘述之間充滿畫面與氣味,使我輕易進入了那個男子的心靈世界,成為一次動人的閱讀經驗。於是讀者與主角之間有了某種微妙的連結。

也許是因為書中的「我」,那個離開寒冷之地翻山越嶺去尋找一座玫瑰園的年輕男子,他觸及了閱讀的「我」,這個想要在本書中尋找某些意義的女子,心裡底層那相同的對於生命的追尋,那種關於自我的朦朧的不確定的感受。在現實上我與他或許並無什麼重疊之處,但藉由文字聯繫,我們卻一起經驗了生命中的一段時光;在這樣的過程裡,他彷彿成為我靈魂上的兄弟,我們一起看見了某些奧祕的心靈風景,那是生命本身的美麗與荒涼,無所謂是非好壞,只是經驗而已,到最後依然沒有真正的結局。

但何來真正的結局?所有的追尋都只是過程罷了。就像洛比這樣一個種玫瑰的男子一樣,總有某些時候,你想離開某個地方,去遇見一個未來的自己,雖然你還不知道那會是一個怎樣的你,但你知道只要往前走,生命自然會給予祂想給你的,你會失去一些又得到一些,你將長成一個和現在不太一樣的人。也許你並不清楚自己所遇到的究竟是一個禮物還是一場災難,但只要願意臣服與接納一切,所有的經驗都會成為人生的養分,一路上所遇到的陽光與風雨一定可以栽種出一座屬於自己的玫瑰園。

只要往前走,就永遠不到真正的盡頭。只要還有一顆追尋的心,一切就還不是最後的結果。玫瑰還在釋放芳香,洛比的故事仍在繼續。而你我的人生,亦復如此。

★原刊載於《種玫瑰的男人》推薦序

種玫瑰的男人(Afleggjarinn)  

創作者介紹

寶瓶書BAR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