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leine.2.jpg

文/爵士

陽光大好的午後,Sui來找我喝咖啡、曬太陽。臨走時,她突然伸了一下舌頭,露出詭異的笑容。
「啊,該死,差點忘了……」說著,她就從背包裡摸出一長盒東西。「喏,給你的,品嚐一下普魯斯特的『瑪德蓮娜』吧。」
「啥,你說《追憶似水年華》裡面一直出現的那個『瑪德蓮娜』嗎?」我問。
「對啊,就是讓普魯斯特想到一堆事情的『瑪德蓮娜』啊。」Sui一付沒好氣地回答,好像我問了什麼不需讓她浪費時間回答的笨問題。
「好啊,吃吃看,我沒讀完也沒吃過,你知道的,我對甜點實在──」
她不等我說完,馬上一串話就劈過來:
「你很遜耶,連這個都沒吃過。你一定吃過啦,只是你不知道它就是『瑪德蓮娜』。」
本來想在Sui面前拆開包裝紙,跟她證實我是真的沒吃過瑪德蓮娜,可是我笨手笨腳──不,是那個裝著瑪德蓮娜的盒子太尊貴了,以致於包裝得精細完好,讓我根本來不及在她面前拆開。

Sui離開了,我也上了捷運,手裡還是那盒尚未打開的瑪德蓮娜。
我是真的沒吃過瑪德蓮娜吧?我只能認真的去想,卻無法在捷運上打開這盒糕點證實。但可以確定的是,我雖然對於甜點的喜好很窄,認識的甜點也不多,但只要是吃過的,一定不會忘。

沒錯,我越想就越篤定,我是真的沒有吃過瑪德蓮娜。但記憶奇怪的地方就是,一旦某個點被觸動了,就會一個牽動一個,將一些沒完沒了的記憶都牽扯出來。
或許,普魯斯特也是這樣,才會由一塊糕點寫成了一部讓很多法文系學生都感到苦惱的《追憶似水年華》吧。
但我不是普魯斯特,我的記憶啟動也不會像他這樣沒完沒了。我只是因為瑪德蓮娜,想到了二十年前的一件事。

那年我大一。那一天,是六四的第二天吧,也是像這樣陽光美好的午后,本來應該在教室裡上會話課的我,卻跑到擎天崗去數牛、曬太陽。
我不怕蹺課被逮到嗎?
開什麼玩笑,既不是期中考也不是期末考,再說,這種陽光迷死人的午后怎可以浪費待在教室裡呢?而且我有十足把握,一個課堂近二十個人,少我一隻貓,那個法國女人T女士絕對不會發現的。
所以,這個下午我就這麼放心地在擎天崗上與陽光鬼混,直到傍晚才帶著一身的青草味回宿舍。

路上,我遇到了學長,不知怎麼了,那個學長盡朝著我笑。怎麼,是我臉上沾了牛糞嗎?接著,又遇到了一個學姐,就只跟我說:「學妹,你完了!蹺課厚!」說完,她用食指跟姆指圈出一個圓,賞我一個Zéro(零分)的嘴型。
這時我才發現不對勁,有一種才與世人隔離三小時,怎麼就像隔離了三年、人事已非的感覺。
經我到處走問,才知道下午真的有件大事發生了。

原來,我們這批上會話的學生,就像互相說好似的──全部都沒出現在教室裡!不誇張,真的是一個都沒有!
受傷害的是這堂課的老師T女士。她也是看到這陽光大好的午后,心情大悅地烤了一盤糕點,就這麼端進教室,準備跟她的學生分享。
我要先說一下,這個T女士真的是個好人,常常會請學生去她那間別墅吃大餐,對學生也很有耐心,更重要的是,你只要付出一點力氣學習,期末的成績絕對會高到讓你說不出話來。所以,是我們這群學生吃定老師脾氣好,才集體蹺課囉?
不不不,我前面已說了,我真的以為只有我一個沒去上課,但是誰知道,那天有幾個人是因為六四跑去中正紀念堂靜坐,剩下沒去的人,有的窩在宿舍睡覺,有的跑去尋夢溪「思索生命」,有的就只是心情不對……
反正,我們這群人事先都沒說好,全以為別人會去、自己的缺席不會被發現,就這樣放心地蹺了這堂課,結果呢?──當然很慘!

想想看,一個花了功夫烤了糕點的老師,當她滿心喜樂地端著食物進到教室,想讓學生在享受甜點的愉悅情緒下學習,但是怎麼上課鐘響了,一隻貓也沒有?好,沒關係,等一下人就來了。這群學生就是這麼不懂得準時。再等,五分鐘,十分鐘過了,還是沒有半個人,整個教室就只有她和那盤點心。
直到二十分鐘過去了,這位T女士再也無法欺騙自己,終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切擺在眼前──這群學生全蹺課了!
再怎麼好脾氣的T女士,這下子真的火了,她氣這群學生不把她放在眼裡,有什麼天大的事情,只要事先說一聲調課,她絕對能通容的,可是現在,他們竟用蹺課來挑戰她這個好脾氣老師的尊嚴。
她決定了,一個都不能原諒,全都零分!
因此T女士氣沖沖地衝進系辦,對著助教喊:「Zéro!Zéro!(零分!零分!)」上這堂課的這群可惡小鬼,全都零分!

輾轉聽來了助教的描述,我們這群人既難過又驚嚇,想這種傷害任誰也受不起。更慘的是,這學期──這一科──這一科必修的,要被當了!
「結果,老師烤了什麼好吃的來?最後被誰吃了?」一群人中,總有這麼一個見到棺材不掉淚的,就是還有人在零分的威脅下,還能輕鬆地想到那盤糕點。
「不確定誰吃了,好像是在系辦裡安慰T老師的那些人吧。」A同學說。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又一個見到棺材不掉淚的同學問。
「是叫什麼『瑪德蓮娜』的鬆糕。」A同學說。

結果,那學期的會話課我們全都過關了,沒有人被當。這件「疑似集體蹺課」的事件,後來也無聲無息地落幕了。
在十幾年後的今天,如果你問我們這群人對此事作何感想。我猜,大部份的人一定只會扼腕沒吃到那份瑪德蓮娜吧。
是我們不懂得覺悟嗎?絕不是,因為從後來每次有人想蹺課就一定會跟其他同學確認的舉動看來,我們絕對有了百分百的覺悟。而且直到畢業前,也不再有老師為了我們集體缺席而落淚的記錄看來,我們是真的改進了。
只是,那是我們第一次和瑪德蓮娜的相遇啊。而且據說,吃過那盤「瑪德蓮娜」的人,各各迷醉,沒有一個不開始愛上這種貝殼型狀的糕點。這麼純正法國滋味的瑪德蓮娜,直讓他們認為我們這些蹺課的學生簡直虧大了!

十幾年來,我認識不少叫瑪德蓮娜的人,卻從來沒吃過這種叫「瑪德蓮娜」的糕點。所以在此時,我忍不住想對手上的這個盒子說聲:「終於見面了,瑪德蓮娜!」
但我更想對T女士說:親愛的T老師,我們從來沒想過要讓你傷心啊,一切只怪那天的陽光太美好,讓我們這群年輕的孩子都做了不該做的事。
雖然始終沒嚐到你的瑪德蓮娜,但是它一直在我心裡,讓我永遠念著。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