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想成為男孩;

當我成為男孩的時候,我想成為男人;
當我成為男人的時候,我想成為熟男;
當我成為熟男的時候,我卻老想成為孩子。

一位朋友在MSN上對我訴苦衷,而我卻澆冷水的回應:「人啊,一個位置坐久了,總會想換另一個位置;再不然就是,坐在這裡,眼睛看那裡。」
「別人的報紙比較好看。」最後,我丟了這句話便匆匆下線。

睡前我想了想朋友的「懺悔」之言,然後再摸摸自己的臉,我現在是什麼身分呢?是個女人還是女孩,想成為女人還是女孩?

燭光夜宴下,我和他冷戰。 我打破沉默的告訴他,「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愈來愈少了,你不關心我了,你每天只會和我通個中午電話,吃頓例行晚飯,除此之外,你有沒有給我多一點的安全感。」

他低頭安靜了一會兒,抬起頭後只丟下一句話,「你真孩子氣。」 原來我在他心目中只是個孩子,只消吃飽穿暖,只管噓寒問暖。兩人關係剩下「習慣」兩個字,我聽從他如長輩般的關心教誨,像個小跟班似的隨著他上山下海,沒有反抗期,也沒有施展叛逆的勇氣。

照片又被我捏得亂七八糟,裡面的人,笑得好扭曲。

我很想成為可以照顧你的女人,也想成為逗你開心的女孩,可是你不准我做這不准我做那,只因為你說你擔心我會交到壞朋友或被陌生人欺負……。我會變得那麼溫馴那麼聽話,不都是你一手調教出來的嗎?

其實我什麼也不想成為,逃離被窩,我起身端詳鏡中的臉,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蒼老憔悴?卸妝之後,連自己都嫌,連開燈的勇氣都沒有,像個害怕夜晚的孩子,不停奔跑只為躲避黑暗的追逐。

天亮之後,我發現自己側臥在沙發椅上頭,照片則掉落在一旁的花叢裡。

「一張、兩張、三張、……」我用手指頭輕輕點數了好幾遍,每一次的數量都不一樣。不知是第幾次的「心血來潮」,幾個小時前,我又成為破壞感情的壞孩子了。

手機又響起,「起床了嗎?」

「嗯,是我,中午了,該起床了,下午還要上課和打工,快起床梳洗吧!」

「我起床了,晚上你要帶我去哪裡吃晚餐呢?」

(文/Bunny Queen)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