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玫瑰,鮮紅地開著。
有人說,這就是春色,這就是綻放;
對嚴忠政而言,他卻說,這是破綻。


瘂弦、李進文推薦!

中時、聯合兩大報文學獎得獎詩人!

 

想像成千上萬冊,同時翻動為
草原風格。其上
游牧與曠野之間
沉思和驚喜互為幾何
這是書——我愛人類的理由之一
他們以追求女人的美
書寫與被書寫
大多時候他們閱讀,在此建築
書店是流動的玻璃
目光是火焰,但冷靜
或者說是冰冷又恰當的熔點、
容許失神的工藝
絕無僅有

熄燈後
玻璃塑造冷卻,成型
成為我一個人的書店
唯有你
走進冰冷的火焰盤點
——選錄自〈書店〉


初始,小男孩和文字之間,安靜對峙。
小男孩睜著靈動雙眼,定定注視著課本上正襟危坐的文字。
那注視,就是六年。
六年後,小男孩終能唸完一篇國語課文。
而多年後,身體裡咀嚼著比一般人更多文字的小男孩,成為詩人。

詩人和文字之間從未停止的或追逐、或靜止,成就這本詩集。
於是,我們特別喜歡詩人說:「語言可以很輕,像畫在紙角的風鈴,或像茶匙,卻不帶判斷力;也可以很重,有最大的撞擊面去迎擊鬼斧。至於我和祂的關係,雖然是緊張的,但因為我們愛祂,所以祂成了書。」
那是詩人和文字,語言之間所有想像與再創造的關係。

關於作者:
嚴忠政╱1966年生,台灣台中人。南華大學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大學講師,台中市惠文高中、曉明女中特約作家。
曾獲第二十四屆、二十五屆聯合報文學獎,第二十七屆、三十屆時報文學獎,宗教文學獎、台灣文學獎,並選入多種新詩讀本,著有詩集《黑鍵拍岸》、《前往故事的途中》。
嚴忠政曾為廣告文案企劃、補習班班主任。再往這本詩集的血緣去追,閱歷與詩的關係還包括六年的警察內勤工作、一年的逢甲大學中文系博士班,以及無數的漂泊。
曾經在聯合報文學獎獲獎現場,嚴忠政說自己年幼時有語言障礙,直到小六都不能完整唸完一頁國語課文。他詩意地說,生活就像是結巴的咕咕鐘,但也從此養成了書寫的習慣;現在,他更習慣於用詩的語言去處理生活的難題。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