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90138rq5.jpg 
(文.小娘)


很多年前曾經流行過殭屍片,那時候的鬼很笨,不會走路只會用跳的,人在鬼面前捏住鼻子,鬼就找不到人。
雖然如此,那時的我跟我哥還是很白癡的一起練習閉氣,我很希望可以贏過我哥,因為我覺得第一個被抓走的小孩應該會很慘,如果我閉氣贏過我哥,就算最後還是被抓走,至少還有我哥做伴。


像我這麼害怕單獨被抓走的人,從開始一個人租屋在外之後,只好開始跟恐怖片說不,我還記得最後一部離開家前看的恐怖片是黃秋生主演的人肉叉燒包,看完以後有好一段時間我都不敢走暗巷,都直接用跑的——


這一年來,仗著當了人妻,家裡有男人,變成開始對恐怖片勇敢地說要,一開始先從變種人「活人生吃」、「魔山」、「怪物」之類的片看起,然後是「絕命終結站」、「1408」有帶到一點鬼的片,後來心一狠乾脆把泰國經典鬼片「鬼影」給挑了!自此,我覺得我已經進化成從原本看完鬼片後要邊睡邊張開眼確認房裡沒有"多出來的人"的沒用傢伙變成"娘大膽"(←很大膽的小娘)。


一整個走路有風,每次到百×達都一副鬼片大爺的模樣:「把你們最恐怖的片都給我拿出來!」
也因此挑戰了許多泰國鬼片。


話說看「鬼4虐」的時候,原本也是不當一回事的,裡面有一個梗是一個意外橫死的少年發手機簡訊給某少女,兩個人隔著時空交起朋友。百日後,少年的靈車經過少女住的公寓時,整棟公寓突然都停了電,少年在黑暗的房間裡跟少女說他要來接她走,少女害怕地拿著手機在黑漆漆的房間裡,靠著微弱的手機亮光想找出在房裡跟她說話的人,手機的光一閃,少女的尖叫聲未停,就共赴黃泉了。


看完隔天,剛好好友自遠方來,到了夜裡,我跟她兩個人在書房裡打地舖,雖然已經熄燈準備就寢,卻還是像以前一樣聊個不停,黑暗中懶得起來開燈的她為了找某樣東西,沒有預警的突然拿起手機,舉高在我面前晃,靠著微弱的手機光線,黑色的人影似乎在找尋著什麼……還一邊跟我說著話……她根本沒看過這部片,卻能演得那麼像,我在黑漆漆的房間裡,毛骨悚然到差點沒把她敲昏——
(為了回想這一段,小娘還把家裡的男人叫來書房陪我打字==)


但是這些都比不上「鬼片」裡面的"恰芭"!光看她的名字就覺得是個狠角色,跟"恰吉"只差一個字。
看完「鬼片」之後,我連續幾個晚上失眠,因為睡的時候要不時張開眼確認恰芭不在房裡,衣櫥的門也有關好,誰叫恰芭的強項就是從電影裡跑出來跟人回家,在把人拖到衣櫥裡,然後衣櫥的門還要虛掩——這麼生活化的情節是誰想的啊,可惡!


恰芭跟人回家把人做了還不算最恐怖,恐怖的是她還躲在浴室裡慢條斯理的梳她禿頭上的幾根頭髮,頭皮粗糙到梳子刷過去會唰—唰—地響,我因為撐到半夜三點都還不敢睡著,又累又乏,撐不住了,只好動用人妻福利,把家裡的男人搖醒,他撐著一顆很後悔租「鬼片」回家的心陪我胡亂聊天,聊了一個多小時聊到他肚子餓起來,肚子居然發出唰—唰—唰的聲音,聽到聲音,本來快睡的我馬上清醒過來,忙問:什麼聲音?!!!


很餓又很想睡的他沒好氣的說:是我肚子叫,不是恰芭在梳頭啦!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