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威 推薦 甘耀明 總序!

我們不要說話,我們只要抱著、牽著,
直到忘記了對方,不明所以地站起身來。
忘記了這莫名加諸、不知何時才打算離開我們的命運。

最後,房子裡的空間僅夠他們兩個並肩站著了。他們喘著氣,連轉頭望向對方都很艱難。他看到他眼前的壁紙顏色漸深,好像又要被浸透了。在視野的正中央,有兩個小小的人形,正隨著壁紙的軟化而模糊、崩解……——摘自〈壁痂〉

文字中有一顆老靈魂的朱宥勳,卻是文壇最年輕的戰神,甫一上場便掄獎連連,毫不遮掩其天生好手的光芒。

然而,這股豐沛的創作能量,其實蓄積已早。閱讀禁絕的中學時代,同學們在作文簿上寫下的故事,是唯一能逃出管轄的蹊徑。在這樣的黑暗中,朱宥勳振筆寫著,奮力地劃出一道光,也種下了一地沃土。

從那時起,寫作就成了一種叛逃,家庭與情感的、體制與理論的,甚至是時間與回憶的叛逃。在這條路上,朱宥勳儼然成了風霜已久的旅者,藉由文字,絮叨出另一種永恆。

親情與愛情常常是新人下筆之處,難免出現老梗,但是朱宥勳寫來不落俗套,手法巧妙。現代主義文學在台灣是重要的脈絡,成就不少作家,朱宥勳的這種風格,隱約有了接承姿態,再加上《誤遞》彌漫老靈魂的陳述味道,使他在新世代作家群中闢出一條自己發聲的獨特風格,特別顯眼。——甘耀明

作者簡介:
朱宥勳,1988年生,現為耕莘寫作會成員,就讀於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常常在各種自相矛盾的狀態裡游移:社會學理論與文學寫作、口舌之快與甜言蜜語、驕傲自負與卑躬屈膝、百年孤寂和實況野球。游移後來變成定居之所,也就習慣了這種融會貫通的矛盾。

高中、大學分別橫掃校內文學獎,為建國中學紅樓文學獎、清華大學月涵文學獎三項得主。高三以〈晚安,兒子〉榮獲台積電青年文學獎推薦發表,評審楊照在決審紀錄中表示:「他已經準備好寫小說了。」

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林語堂文學獎、竹塹文學獎、枋橋文學獎、竹韻輕揚文學獎、全國學生文學獎等,其中全國學生文學獎一舉更拿下小說、散文雙料獎項。

Email:chuck158207@hotmail.com

★看戰神系/朱宥勳的作品:
http://aquarius0601.pixnet.net/blog/post/25625075

創作者介紹

寶瓶書BAR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