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為了一個不可救藥的世界,也要像葵花一樣傾身、燒火
當我們年輕
那時,世界包圍了我們:槍聲如雨,
我們不打算逃走。

節錄自〈邦妮與克勞德──給疏影〉

今天我們能見到的世界仍然是廢墟,
只不過更為精緻──
列車仍然開往一個沒有光的所在,
因為同學少年,大多已成叛徒。

節錄自〈20世紀少年〉

火有文字吶喊的現代,詩人將靈魂一遍遍攤開。
沒有光的所在,詩人就將自己燃燒成為火把。
在火光中,杜甫、黃國峻、切‧格瓦拉朝我們走來。
召喚過往,召喚理想。
這火光不滅。

漂流的性格與生活方式,使得詩人廖偉棠對現實的關注與自省,更具重量與說服力。他提醒著我們,我們的悖離,我們的遺忘。沒有人能比廖偉棠更讓我們感到理想的失落與埋葬。

關於作者:
廖偉棠,1975年生。兼具詩人、攝影師及評論家等多重身分。

廖偉棠的作品在華文世界中皆有不錯的評價與迴響:他得過中國時報文學獎詩組及散文組首獎、聯合報文學獎詩組大獎、《創世紀》50周年詩評審獎、香港青年文學獎詩組及散文組冠軍、香港中文文學獎散文組冠軍等。

曾出版詩集《苦天使》、《波希米亞行路謠》,小說集《十八條小巷的戰爭遊戲》,攝影及雜文集《我們在此撤離,只留下光》,攝影集《巴黎無題劇照》、《孤獨的中國》等。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