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瓶文化與中華日報副刊合作的「我記憶中的男孩……」徵選活動,優選、佳作名單出爐囉!
優選:諳藍(台中市)  佳作:葉亭汝、何艷珠、笨羊、呂慧雯、張卉雯、海旻、任斐潔、李佳、張惠華、張映涵。

謝謝大家的熱烈參與,我們將會根據各位得獎者的資料,預計於6月10日前將贈書寄出。


優選作品:他           文/諳藍(台中市)

「他是我最重
要的人。」

每次朋友問起他時,我總是這麼回答著。
 
跟家人同等地位,一個非常重要的朋友。

認識他是在國中剛入學,其實在這之前我們就認識,只是不熟識。儘管住家之間只隔了一條街,他家的社區是我小學畢業前所玩耍的地方,彼此的父母都認識,但是真正跟他當朋友卻是從國一開始。

一開始他對於某些事情的偏執,讓我有點厭煩,後來發現其實那只是他的保護色,真正的他,並沒有像表面所看到的如此堅強。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受歡迎的女生,人緣非常的差,班上的排擠名單一定會有我在裡面。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他卻總是不以為意,也不會因為那些流言蜚語而挫敗,他常對我說:『做自己就好,不用去在意別人的眼光。』

我跟他在國中時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當我被欺負時,他是第一個站出來要幫我出氣的人;當我遲交作業,他是第一個逼我寫作業的人;當我懶惰散漫,他是第一個拉我一起去讀書的人。我們的家庭環境很相似,不論是我們兩個都是家中的長子長女,底下都有兩個弟弟,以及家庭的氣氛總是時好時壞,這些都是我們之間的共通點。

我的自尊心很強,對人的防衛心也很重,但是卻能很坦然的將那些難以啟齒的事情對他說。也許是因為他懂得那種感覺,知道那種無助,每次和他說完就會覺得釋懷許多。

國中畢業時,我捨棄了分發上的公立高中,轉而去就讀住家附近的私立高中;他捨棄了市立高中,轉而就讀台中高工。 對於彼此的決定,我們就是訝異不已。我以為他會選擇競爭激烈成績優秀的公立高中,而他以為我會選擇公立高中。

高中入學後,就像是一個詛咒,我的人緣依舊不好。排擠的情況又再度發生,唯一有改變的是他已經不在這裡。那時我才發現他對我而言有多麼重要,如果今天我們讀同一間學校,情況會好一點嗎?每次遇到難過的事,我總是這麼想。

上了高二,成績不再是滿江紅,人緣也慢慢的變好,在一切都開始變好時,他來找我。
他依舊喜歡經過我家時大喊我的名字,如果有回應就代表我在家;如果沒有,那他就會騎腳踏車離開。

那天晚上也是一樣,經過一年不見的他,似乎沒什麼改變。

我們依舊像以前一樣的聊天,講一講上高中的事。輕描淡寫的,我帶過高一那段不愉快的回憶,我私心的不想讓他擔心。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自尊心,不想讓他知道當初我堅持選擇的這間學校,真實情況卻是如此的不堪。

那次見面後,又過了一年多,再次見面時我已經考完大學學測,等待成績出來的那個寒假,我們見了面,就在他生日那天。

那時我喜歡上一個男生,在那天,我把這件事跟他說。聽我說著那男生的事情,問了他的優缺點之類的,最後他的眉頭越皺越高。

「再多觀察一下吧!」他說:「也許你會有什麼新發現而改變想法。」
學測成績出來,我的成績比當初自己預估的低許多。
錯愕與不安交雜,好幾次我曾經想打電話給他,卻因為知道他在準備考試而作罷。

放榜後我上了某間私立大學,讀了自己喜歡的系。而他也不枉三年來的努力,考上了國立科大。台北,那是我們最想去讀書的地方,而他卻能夠如願以償前往。

他要上台北的前一天,我們見了面。

有些羨慕的,我看著他,這個人就要如願以償的離開這裡,去追尋自己所想要的東西,而我呢?
我有點惆悵,目送他離開卻依舊無法擺脫這種空虛感。

上了大學,我們之間的聯繫變了,他有了自己的電腦,住在宿舍不像在家裡一樣受拘束。從打手機到後來我們用MSN聊天,接觸慢慢的頻繁。大學跟高中以前的環境不一樣,一切是這麼的新奇,同樣的也令人有些無助。

但是時光像是倒流,感覺回到了國中那段如此靠近的日子,而不是隔了幾百公里的距離。
就像是一種默契似的,每當我心情低落時,他總是會找我聊天,即使我沒有表現出來,他卻總是能抓對那個時間點解開那些心結。

就像是在汪洋大海中漂浮時所撿到的那塊浮木,我緊緊的抓著,彷彿是放手便會向下沉淪似的。我無法確定對他的感覺究竟是友情或者是愛情?縱使在心中佔了極大分量,卻依舊無法釐清那種感覺。

思念就像一片汪洋,我沉溺在此,卻無法找到彼岸的方向。
如果有一天終於找到了陸地的方向,那我是否會懷念在汪洋中漂浮的時光?
現在的我,依舊只能在這片思念的汪洋中浮浮沉沉,期待著什麼人的出現,像座燈塔,帶給我不再迷失的方向。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