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牛小兔)
今天是七月的最後一日,夏日走了一半,心裡卻是涼涼的。

此時此刻,我們的好朋友夏學曼正在入殮。我說不清楚出心裡的感覺,有些難過,可是也有些欣慰,因為我知道他終於終於終於不再被癌症苦苦折磨了。

有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他身體無一處不是痛著的,癌細胞無情的侵入他每一處器官,一擊再擊。去年一度他要再次化療,我和同事去三總看他,我們的心情有些沉重,幫他出書兩年多了,我們知道隨時,真的是隨時我們都會失去這個朋友,去看他只想為他打氣,心裡清楚的是︰他不可能會「好」起來。或者只能安慰他。

到了病房前,門一開,啊哈﹗竟然就是笑顏盈盈的學曼,他沒有躺在床上,沒有掛著管子,他蹦跳的來開門,頭上戴著俏麗假髮,臉上化了美麗的妝,他說:等化療的時間真是太無聊了,他早上起床化了一次妝,看看不滿意,重新洗掉再化一次﹗
他問我:好看嗎?

好看﹗當然好看﹗
那是我看過世上最美麗最堅強的容顏。

上個禮拜學曼一度病危,我和同事再度去到醫院,知道他在寧靜病房不便會客了,我想的是我一定要到病房門口,即便只是留張紙條,我想讓他知道︰寶瓶多麼榮幸出了他的書,我們以擁有這個作者為傲﹗

護士很熱心的說沒關係,並為我們敲開了門,再一次奇蹟似的,學曼沒有躺在床上,他罩著氧氣坐在椅子上,我遞上上半年結的版稅單,知道他在意這本書,過去他拼命演講,想用自己的力量為兒子美傑賺取教育經費,每每有人想要捐款,他都說不要﹗不要給我錢,請你們買我的書﹗那是一個母親多麼高貴的尊嚴。
遞上版稅,我告訴他他真的很棒。

氧氣罩後面的他想說話,但喘著說不出來。我想抱抱他,但不習慣與別人肢體接觸的我卻只握了握他的手。眼淚在眼眶轉著。

那是最後一面了。

沒有奇蹟了。

或許這樣也好。不再痛了。這麼多年來,「不痛」是多麼大的奢求。再見了,學曼。我會記得你,記得你化療前那張美麗的容顏。

安息。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