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秀麗】

這是一個外籍新娘的真實故事。

不過,請不要想太多,事情是這樣的。

成為巴西媳婦的台灣姑娘,要適應的不只是飲食、民情、風俗這些小事情,最傷惱筋的是要如何和只會說葡語而華語不輪轉的華裔老公溝通。婚前兩人可用眼神、肢體語言表達愛意(不要想歪了),可是婚後柴米油鹽的生活,語言不通的兩人,雞同鴨講的時候,就恨不得自己變成八爪章魚,好好的比手畫腳一番,就怕對方不懂。

雖然巴西沒有什麼外籍新娘葡語班什麼的,可是憑著不差的腦袋,每天勤看電視查字典的結果,總算學會了一些基本的葡語。請注意,是基本的而已。

所以,當這位外籍新娘成天在家做賢妻良母之時,電話開始響了,我的意思是說她開始有勇氣接電話了。雖然還是有聽沒有懂,可是還是隱約了解一些。首先,電話肯定不是找自己的,因為是個男人的聲音,而且對方用很奇怪的聲音說著話……,聽不懂,一定是打錯的,掛掉。

過了不久,換了個人打來,還是男人的聲音,伊伊喔喔的,還是沒聽懂,沒關係,掛掉就好。連續一個禮拜,總是不斷有這樣的怪電話,不過結果都是咔擦一聲。奇怪的是接多了這樣的電話,好像葡語還進步了一點,開始聽出一些端倪。首先,聽得出來對方都是男的,而且都還有若有似無的……怎麼講……呻吟聲吧!接著,他們都會問你長得什麼樣?是金髪藍眼的嗎?黑的還是白的?高的還是矮的?胖的還是瘦的等等,這些基本的詞彙還聽得懂,只是還很納悶,這些人打錯電話,還問那麼多有的沒有的,到底是怎麼了?

有一天,這樣的電話又來了,那些基本的詞彙早已難不倒人,正想掛掉的時候,對方伊喔了一串話……咦,這句從來沒聽過,到底在說什麼呢?外籍新娘本著好學的精神(其實是好奇),聽不懂沒關係,記憶力還不錯,掛了電話後,在還沒忘記以前,趕緊打給在上班的老公問個明白。

「老公,什麼是quero trasar com voce?」

「O que?(什麼?),電話那頭傳來一聲錯愕。」

沒聽懂? 那我再重複一次。

「喂,你聽到了沒?」

「聽到了。」

「那到底怎麼樣?」

「可是我現在在上班耶。」

「我知道啊!」

「你現在就要嗎?」

「對呀!」

「你今天是怎麼了,這麼急嗎?」

「對啦對啦,快點嘛!」

「好啦!你總要等我回家吧!」

「回家?」

挖哩咧,我只是想知道那句是什麼意思,你回家幹嘛?奇怪。

一點都不奇怪。

當老公興沖沖的衝回家,看到一臉困惑的老婆,此時電話又響了,然後老婆開口了。

「換你接,我聽不懂什麼是 quero transar com voce.」

唉,又一次被雞同鴨講打敗了。

搞了半天,quero transar com voce 的意思是……就是……唉……怎麼講……我要和你性交。天哪!原來如此,這是進階班的詞彙,太難了吧。

原來外籍新娘家的電話號碼頭六碼和當地一個應召站電話相同,而該死的報社又將應召站電話尾碼的8印成很像外籍新娘家的3,所以才會這樣。

為了避免困擾,兩人前思後想,最後只有換電話號碼了事。

只不過事情還沒完,一晚近午夜時分,睡不著的夫妻倆,因為好奇,決定打電話到應召站,了解一下她們是怎麼個接法,於是老公拿起電話撥了號碼:

「喂」

「喂(對方無精打彩的聲音)」

「請問你們是……」

「是的(不耐煩的聲音)」

「你是……」

「我叫Bruna(很乾脆)」

「請問你現在有……營業嗎?」

「沒有」

「現在才將近十二點而已,你就不做生意,睡覺了啊!」

「對,雖然我是妓女,可是妓女也需要睡覺!ok!」

哇!

★本文為參加寫出「
你的巴西......」活動之優選作品,作者可獲贈新書《蠍子的甜蜜毒藥》,布魯娜.瑟非斯丁著,中文譯本由寶瓶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

摘自【2008-08-25 聯合新聞網
  全球書選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