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們要去哪裡?
我們要去台灣。

爸爸,我們去哪裡?

托此書之福,托馬與馬修即將進行人生中的第一趟長途旅行。由於出遠門這回事總會讓他們驚慌,因此,到現在他們都還不曾至遠處旅行。我也不希望他們搭飛機,我怕飛機的噪音會嚇壞他們。對我來說,他們是小小的鳥兒,我寧可他們拍擊著翅膀飛向目的地。

到了台灣,他們會與所有殘障以及非殘障的孩子見面。

這將是他們有生以來,第一次碰上台灣人。

他們會和那些叫志豪、建明,及其他所有的孩子一起玩。

他們能否和這些孩子和樂相處呢?

 

我想是沒問題的。他們從不在意外在條件,也不在意種族、社會階級、貧富、外表。他們能與人類的深層內在產生連結。

一個殘障的法國孩子,他和一個殘障的台灣孩子之間的差異,反而比和一個普通的法國孩子還來得小。

不論任何膚色,所有的殘障孩子都是一家人。

曾經,我們會以殘障孩子為恥,不讓他們見人。現在,我們能夠自在談論著他們,正眼看著他們,給予他們微笑。他們需要我們,但我們這些所謂的「正常人」也同樣需要他們。在這個世界,人們總以一個人的成就以及價值作為評斷的標準。他們則喚起了我們對本質的重視。他們教導我們這些總是匆忙急促的正常人,如何放慢腳步,也教會我們這些所謂有用的人,如何在乎那些無用之事以及夢想與詩歌。

要是世界上只有天才和奧運冠軍,那麼整個地球將會是這些人競逐的大運動場。想想,那是多麼可怕啊!


托馬和馬修沒法讀這本書的中文譯本。那不要緊,反正這本書的法文原文版,他們也看不懂。除非這本書出了妖精文譯本。

尚路易
                                                                                                                                                                                                                                                                                                                                                                                                                                                                            ——讓-路易.傅尼葉,於法國

★原文刊載於《爸爸,我們去哪裡?》新書作者致台灣讀者的一封信~~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