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07京都 105.JPG 

(看得到圖中三島由紀夫在木柱上的塗鴉者,可忽略本文)

( / 牛小兔)

週六去看眼科,經歷一些檢查,末了,皮膚非常白皙且完全不見任何粗大毛細孔的醫生(p.s.),突然轉身從後方的書架上取下一本聖經,翻到某頁,指著其中一段,跟我說:「你讀……

看眼科還要禱告?這是宗教狂熱醫師啊。經文中難道有針對我病況的深切闡釋?

我趕快看經文,還沒調整好焦距、辨識出那些該殺的 5 級小字,醫生遞來驗光專用的眼鏡,示意我戴上再讀。真是踏進桃花源彷彿若有光,眼前一片光明,每個鉛字都立體了起來,連印刷毛邊我都看到了。

這當然不是神蹟。醫生只是要證明,如果我不戴X X眼鏡,只要少戴100度的近視眼鏡,就可以暫時改善讓我吃力的X X眼。

 

耶穌和我沒想過聖經還能有這等用途。

 

若是在一般的狀況下,我會好好挑剔一下聖經的編輯:「書是用來讀的啊!」字這麼小,怎麼會讀得舒服呢?我真是受不了這些小字編輯。

 

韓寒的獨唱團,讀到第三篇就放下了,不是寫得不好,還寫得真好,只是在夜間客廳柔和的光線下,這等小字,三篇,極限了。

我的偶像小柏最近也出版了一本新書,興匆匆的跑去書店瞻仰,翻了幾下,我決定放棄。其實整個設計都很美,問題在太美了,書中的文字是為了服務設計,卻不是服務讀者,其中還有一部份竟然用描圖紙印刷,一般我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用到70的米道印內頁,都感到字透紙背而不舒服,更何況描圖紙上還印了極小的字。

 

早上作者來公司,帶了一本李永平的新書,我翻翻,心下又疑惑了,既然要編到五百多頁,為什麼字級字間要那麼大呢?若是小一點,不是可以少兩個台數定價少50元嗎?

「大概李永平的編輯和李永平一起老了……」年輕的編輯露齒一笑。

 

啊,我恨這種「事情了然於胸」的笑容。

 

所以,獨唱團、小柏和小字編輯都沒有問題,坐在醫生對面卻看不到醫生的毛細孔,問題出在我自己?

 

很好,週六,我還是再去掛個號好了。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