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活得像一齣災難片

文/山口白菜

近日來,最喜歡收看的風景,就是街上的人文風景。而這些風景,就好比一部部電影影片,各有各的類型文化。

昨天晚上,我與友人P整理塵埃多年的衣櫃。打開衣櫃,將所有衣服堆疊在床上成一落落衣塚山,儼然就是一件已逝的過去。將床劃分一分為二,一邊為保留區,一邊為捨棄區,逐件淘汰要的衣服與不要的。

早該完成這項工作了,就像電腦的磁碟清理,衣服擱在房間裡,如同電腦無用檔案擱在磁區──佔空間,無法另存新檔。但,電腦跑不動,我卻沒發現無用的衣服也讓生活跑不動,無法進展。為什麼不每隔一段時間汰舊換新,做一番小型的整理呢?

怕是無法登錄那些來路不明的衣服吧?

有的是母姐阿姨的長輩遺留下來的剩餘物,有些是表姐的親戚或者阿姨的夫家姪女,總之就是一表好幾千里的轉手衣服。總之,本著勤儉持家,衣服不要浪費的好美德,就這麼一件件將這些莫名其妙的衣物囊塞進我的衣櫃,更正,我的生活。

日積月累,來路不明且派不上用場的衣服,逐漸成為我的負擔,就如同中午便當店贈送的養樂多,喝也可,不喝也可。反正是免費的,喝完還是要處理,穿完還是要處理依歸或去處。

當我翻閱這些歷史陳舊檔案夾,又再探過去生命歷程的展閱:「這件衣服曾經帶我去高雄」、「那件衣服曾經陪我去澎湖」、「啊!這件衣服,我曾穿它出國」,甚至「還有那件,當年我愛不釋手,一週要穿上它好幾次……」

可是,衣物也是有保存期限的。讓我們假設,其實衣服就是一齣電影,衣服本身分為三種:〈一〉正在上映中;〈二〉即將上檔〈流行前驅〉;〈三〉即將下檔〈退流行〉。

當陳列的衣櫃卻總是下檔的電影,每月每週每天,身體就是一家二輪片電影院,用青春的肉體輪播一部又一部的老電影,或許乏味可陳,讓人看了一天眼睛疲倦想睡,產生「啊!這部片又要重播了」的感覺。

更可怕的是,除了身體力行成為一家「會走路的二輪片電影院」,甚至還收購各種類型的老電影,把自己變成夜市的小攤販;比較高級點地去收購衣物剩餘品,頂多叫得出名號的名牌,把自己變成那些稱之為DVD專賣店的地方。雖然是好一點了,但還是穿不出自己的即時品味。

假使我們都同意,衣服本身就是一齣小電影,當你穿上這件衣服,這就是一部正在世人面前攤展開來的電影類型片,就等同是個人品味昭告世人。當週遭的人都在討論最新的流行資訊,而自己卻只死守著乏人問津的老舊影片。假如本身沒有更新資訊,沒有關注最近的電影上檔片單,也許就演變成一部過氣的電影。

那麼,你希望自己是怎樣的電影呢?

災難片?
三級片?(赤裸裸的真理,或是局部的真理)
歌舞片?
鬼片?
喜劇片?
愛情片?
武俠片?
黑色電影?
西部片?

或者以上皆是,或者以上皆非,或者是難以歸類的電影類型。反正,無論是哪種類型,這都是開放式的結局收尾。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