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40991.JPG

(劉梓潔獲得博客來年度新秀獎,很可惜,獎座遮住了她的''事業線''...右邊胖胖的是超級小說家駱以軍,左邊可愛的年輕人是作家楊富閔,沒出版到他的書很遺憾,但還是大大祝福他...)

(文/牛小兔) 

如果說《父後七日》是今年華文創作最大奇蹟,我想那個揮舞著大號仙女棒在夜空中點石成金、畫出一個大大驚嘆號的人,就是梓潔自己。


這個在七年前就想要出版的新作家,那時候還只是個台文所的小女生,除了剛得到的「聯合文學新人獎」,沒有任何藝文相關的冠冕、沒有編劇的頭銜、當然也不是導演。

這一路是蜿蜒的、驚異的,也是只有作家點滴在心頭的。


所有出版的成功理由,幾乎都是後設的。


我看到的卻只是這個小女生,七年來極力的伸展他所有可能的觸角,張開所有可以開啟的感官,去工作、去生活、去碰撞、去激盪、去愛、去原諒,他獲得肯定時的年輕稚嫩的笑容,萬分沮喪時在異國雪地裡獨行的背影與淚水,讓悲傷輕盈,讓死亡微笑,這些事情無一偶然,梓潔將他們內化再內化、沉澱再沉澱,才有了這本書的書寫。樹有年輪,若人也有,這本書正是梓潔這七年的年輪。


深刻、安靜且自然的年輪。


所有出版的成功理由,幾乎都是後設的。電影的成功宣傳,給了這本書最華麗的出場,但是別忘記,有多少華麗出場的電影,其實都死在沙灘上。這些都是無法複製的。如果作者沒有蓄積夠大的能量。


我當然也可以整理出十條、二十條,關於這本書出版成功的要件。但是我寧可回到一個單純的創作初心上,就是真誠。


劉梓潔讓創作回到最簡單的道路,不釜鑿文字不雕塑情感。在過去,我們有太長一段時間,誤會了純文學的那個「純」字,讓文學走進了一個看不見光的死胡同裡。


《父後七日》的出版,我相信不只是數字上的奇蹟,重要的是,他給了許多創作人、編輯人很大的鼓舞,華文創作可能展開的新的一頁。


而作為出版人的我們,只是提供了一個舞台,然後靜靜坐在台下,不時的輕拍作者的肩膀,告訴作家:你行的!適時的調整一下他的衣領,提醒他忘了的台辭,建議他台上的步伐、耐心的等待他的成長,然後無論如何,給他最熱情激動的掌聲。

 

 

P1040988.JPG 

(博客來新秀頒獎的當天,除了劉梓潔,神小風,彭心楺,朱宥勳都來玩耍,分別站在博客來為新秀們拍的照片前留影,他們都是我鍾愛的新生代作者,2010年一起在寶瓶起跑!! 十年之後,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在崗位上,但我希望年輕的他們永遠保持在路上......)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