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林頓.jpg

文/爵士

就是從那次開始,在火車上聽到一個大約小一年紀的女孩問起他媽媽「為什麼柯林頓會外遇」之後,我似乎就有了一種奇怪的癖好,每次坐車,就愛捱著帶小孩的父母旁邊,聽他們的對話。

好玩的當然是小孩的問題,常是大到讓人答不出來,再不,就是那種讓人想摀住他嘴巴不許他再問的問題。更好玩的,是父母親的回答,那往往叫我佩服不已,也總是讓我用同情的耳朵,聽著他們如何面對孩子令人難以招架的問話。

當然,聽別人對話時,也難免會想到自己,想到自己絕無法在大庭廣眾之下,在小人的聲音如同突然爆音的喇叭播送下給個好答案,所以自從小人會講話之後,每次坐大眾運輸工具,我一定跟她言明再三,「講話要小小小聲哦,最好就在耳朵邊講,只有馬麻和你聽得到就好。」

更徹底「防堵」她問題的方法,就是讓她在公車上看窗外風景,或是在捷運上看圖畫書。但書的圖畫可要徹底掌握,絕不能有我害怕的老鼠。否則,小人絕對不會放過嚇我的機會,必會開心大high大叫:「馬麻,你看,這裡有老鼠耶!老鼠會咬你歐!」也千萬不能有我始終分不清楚的寵物圖片,不然小人會大聲指正你:「馬麻老糊塗,明明是天竺鼠,怎麼說是兔子呢?」

總之,該防堵的我都防到了,看起來這些方法也似乎挺管用的,至少我們兩個已相安無事地坐了好幾次的公車和捷運。

但是我這個自以為聰明的媽,根本沒想到小孩根本是難以控制的動物,並非我要她看哪,她的腦子或嘴巴就會成功被引導到那個地方啊。而且,她的腦子是隨時在吸收,隨時在聽在想在學習。

這一天,我又帶著她坐上了捷運。照例地,拿出圖畫書,跟她說著裡面的故事,她所做的提問,也都跟書本相關,一切都不成問題。而坐在我們旁邊的,則是兩個年輕女生,兩個人似乎在聊什麼心事,雖刻意壓低聲音,但我們都不難聽到對方的聲音。尤其此時車廂裡一片安靜。

可以聽得出,其中一個女生對男友很不爽,話語中頻頻冒出「懷疑他劈腿」、「那個女人」這些詞,她還說,前陣子男的竟然不告而別……說到這裡,她停頓了,我幾乎想偷瞄看她是怎麼了?是不是在克制不讓眼淚掉下?但為了不讓身旁的小人發現我已把心思放在隔壁阿姨的對話裡,我還是維持跟小人的對話,不讓我們的對話中斷。一下子,女的又開始說了,而且越說越激動,就在她說「他這分明是在背叛我!」的時候,我身旁的小人竟然停下與我的對話,用著爆音喇叭的音量問我:「馬麻,什麼是『背叛』啊!」

突然,旁邊女生的聲音停了——這次是真的停了!停了好久好久!我感覺到一股殺氣射向我們,也感到乘客們似乎都將眼光移到我們身上——但是小人還不放過我,又再問了一次:「馬麻,到底什麼是『背叛』啊!」

這時,我忽然想起那個母親,那個被孩子問起「為什麼柯林頓會外遇」的母親……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