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轟動法國文壇的小說露骨得令人無法喘息!
一本作者必須以「化名」出版的異色愛情作品! 


《杏仁》〈二〉 
這是一個陰鬱的週二,風飛砂帶來了偏頭痛與黃疸如同九月之風。我身上有三十迪拉姆,丹吉爾豔麗繽紛的街道,黑綠色計程車來回穿梭,用這一大筆錢召輛車可是綽綽有餘。「丹吉爾是個外表冷漠的城市。」當我哥哥帶著為父親採買的布匹回村莊時,如此形容過丹吉爾,只不過我總懷疑哈里布撒了點小謊,好美化一些事物。尹舒克的男人都是這樣,他們總是抗拒不了虛構的故事、粗酒以及妓女。在永恆的天書裡,男人肯定是記載在吹牛大王的章節當中。
 我沒搭計程車。握著的紙片上草草寫著賽爾瑪叔母的地址。這紙是從外甥
阿布德哈金的劃格作業本中撕下。我的新婚之夜時,為了讓我能替齷齪的丈夫生個兒子,這孩子還在我們的床上翻滾。
 下了公車,陽光以及呈漩渦狀上升飛舞的游塵使我目眩。白楊木下,一名腳伕盤腿而坐痴傻地盯著我看。他的小圓帽骯髒,圍巾也沾染了嚼煙漬。他這樣的窮人肯定不會找戴面紗的女人麻煩,也不敢無禮搭訕,因此我向他問路。
 「朋友,你找的是『真實路』嗎?嗯,我也不大清楚呢。」
 「有人跟我說這條路離木雷阿布德拉不遠。」
 「那就在這附近。你沿著這條大馬路往上走,經過大市場,然後你走進教徒區,那裡就會有人可以幫你找到路。」
 他是從鄉村來的,是與我同源的兄弟,其鄉下口音讓我心頭一陣溫暖。在丹吉爾同樣有人會說被遺忘城鎮的方言。我行步猶豫地離開那位腳伕,往他指點的方向附近走,此時,一位年輕人穿著藍色工作服,戴著配套的纏頭巾,帶著洋洋得意的神情,擋住了我的去路。
 「別怕。我剛聽你向腳伕哈桑納問路。我就住在這區,所以能帶你找到你要去的地址。你知道嗎,丹吉爾是個危險的城市,在這裡,像你這樣美麗的小姐是不會一個人到處走。」
 他突如其來的大膽無禮,讓我目瞪口呆。我的臉有三分之二藏在面紗裡,只能透過眼神,惡狠狠地瞪著他。他大笑著說:
 「你這樣的眼神可是會殺死我。旁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從鄉下來的。我只是想要陪你走,畢竟我無法讓一個女子就這樣無人保護地穿越丹吉爾。你不需要跟我講話,只要跟著我走就好了,願真主保佑你。」
 我別無選擇。我對自己說,如果他敢有任何不軌,我可以大叫喚得其他路人的關心,或是向路上的交通警察投訴,並且哭倒在他們鑲有亮質皮帶的制服上。其實,我心裡並沒那麼恐懼。敢於跳進火車逃離丈夫,使得其他的患難顯得只不過是場兒戲。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