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是件奇妙的事。

有時候覺得自己活得像一隻殭屍,每天只會跳跳跳的,一被貼上標籤就被認定是怎樣又怎樣。是怎樣就不用贅述了,反正,記得一句話,「過了一天又是一天」,生生不息嘛!

而有時候覺得自己活得像一隻「拉牙」。

什麼是拉牙?蜘蛛,是的,當自己頗有衝勁時,補捉「某某某」的指數便會突地升高,好比說,走在路上掃射眾家美女,把她們當成大餐享用……,簡單的說,就是當我擺脫任人擺布的殭屍身分,我的腎上腺素就會拚命爬,爬呀爬的,直到美女脫離我的視線……

可是,更多時候我是處於殭屍與拉牙兩者之間,偶爾順應天命,偶爾積極主動。

曾經去算過命,無論是東方模式或西方模式,算命仙總口徑一致的告訴我,「你呀,這輩子註定找不到老婆,可是呢,你看看,你的生命線竟是如此激昂,不動產特別多,所以……」所以,所以呢?我最後會變成一隻只管往美女圖衝衝衝,而且身上包著一大堆地契,額頭上貼著「請妳跟我走」符咒的拉牙老殭屍嗎?

會從「活著,是件奇妙的事」扯到這裡,為的是要說下面這件事。

有一位女性友人託我找結婚對象,條件只有一個,乖乖聽她說話。說起我這位朋友,打從認識以來,不知被她的「快嘴兼惡嘴」嚇跑了多少男人,當然她本身的條件是「一流的」,但壞也壞在這裡,「門檻高的東西不見得堪用、堪用的東西不見得門檻高」。

好不容易頒獲許可證,有幸踏入她的世界的男人,當他們發現在超完美外表下的「真理」是男人永遠無法理解的「女性專用」時,就會一個接一個的陣前倒戈,轉向回女人最害怕的「男性專用」真理——找個肯顧家的老婆比較實際!

事實上,我個人曾經,曾經對這為女性朋友產生彷若彌留的幻覺,畢竟她的模樣確實是那樣的吸引人。

可是我是了解她的呀,儘管我仍舊保有年少輕狂的勇氣,但我,實際上的我,是一隻殭屍,穿著拉牙外衣,假裝橫行霸道,骨子裡滿是「遵守交通規則」,以買買彩券畫餅充飢,假裝出軌,行事有板有眼的爛好人。

那,我想著她的時候怎麼辦?至少我還有很深邃的掌心紋吧!

乖乖聽話不難,難的是咀嚼而不帶惆悵。

(文∕blown)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