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坦露真實情慾經歷的伊斯蘭女作家! 

迪斯讓我坐在客廳裡,拿了草莓和藍莓招待我吃。接著,他放了熱水,以前臂抱起我,讓我和衣坐在浴缸裡。浴缸裡中的水散發著橙花的香氣,蕭邦的音樂在屋內牆間盤旋。透過他的襯衫領口,我隱約看見了迪斯濃密的黑色毛髮。 

他脫下了我的鞋子,輕輕撫摸我的腳趾頭和腳掌。我整個人僵住無法動彈。他的嘴和呼出的氣息,燃燒著我的頸子,並沿著我的腿順勢而下。我的乳房鼓脹,而硬挺的乳頭撐起了濡濕而黏在身上的衣服,在他的目光注視下,我感到更加赤裸。他擠捏、輕咬我的乳頭,在他的嘴下,我的乳頭開始膨脹增大。我像隻遭到旋風攫走的小鳥般發著抖,子宮因為慾望而疼痛,腹部因為恐懼而縮緊。他要對我做什麼?我給自己找來什麼樣的麻煩? 

他脫下我的衣服,動作溫柔輕緩,像是剝下青杏仁的軟皮。浴室水氣氤氳,使得他臉上的線條難辨,只見他的雙眼纏繞著我,而後鑽進我的命運主宰--我的心和陰道。我告訴自己說,我是一個妓女,但是,我很清楚我並不是。或者我就像是尹舒克的異教女神,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無拘無束狂放不羈。 

他在我的背和腰部抹上肥皂,讓肥皂泡沫蓋住了我的陰阜。陰毛替我擋住了他的注視,為我保留了私密,然而他的手指很快地滑進了我的內褲,張開了我的花瓣,發掘了我已硬如鷹嘴豆的陰蒂,而後加以揉捏,動作輕柔中帶點猶疑。我呻吟了起來,試著想脫下內褲,但是他阻止了我。他讓我轉過身,環抱住我的大腿,幫我拱起腰。我這麼對自己說,「沒錯,你是他的玩具。他的玩意兒。他現在可以扯掉你的舌頭,挖開你的心,或是讓你坐在希巴王國的王位之上。」 

他拉下我的內褲,將臉貼在我的臀部上,用手指撐開了我的深溝,而後以鼻子來回磨梭。我變得濡濕。他接著從架上拿來了一只小玻璃瓶,倒出一滴香油,為我的肛門添上香味,而後久久地按摩著,讓我忘了我的恐懼,我的肌肉逐漸地放鬆,凸顯了他手指的動作靈巧。我不知道他接下來將怎麼做,但是我正希望他就對我那麼做,尤其是別停下那摩擦畫圓的手指動作,因為那使得我向他展開了我自己,我的陰道流出了一絲一絲長而透明的喜悅。

他迎向我,採收我的液體,舔我的臀而後以牙齒齧咬。對我而言,這個啃咬是前所未有的珍貴。我聽見我的腹部笑了,哭了,而後沸騰。我懇求:「夠了……夠了」但同時又希望迪斯不要停。 

我渾身濕透,呻吟著。他將我抱上了床。當他俯身讓我躺下,我順勢拉著他的衣領,將嘴湊上他的唇,挑動他的舌,解開他的鈕釦以咬他的胸膛。他燦爛地笑著,張大雙手緊緊抓著我的乳房,吸吮炙熱的兩點,一隻手指頭則在我濕透的入口邊緣遊走。我已經不能忍耐了,我設法吸引猶豫不定的訪客入門探訪。突然,一陣高潮使我突而抱住他,我氣喘吁吁,但也深深地感到尷尬。 

他並沒讓我有喘息的機會。他拉我的手伸向他的棍棒,看著我解開它。我不可置信地發現他的陰莖無論是氣勢或是尺寸,是我所見過當中的佼佼者。他的陰莖呈棕色,發育完熟,有著絲緞般光滑的皮膚以及巨大的龜頭。我貼上了我的唇,出其不意地愛撫著,而這動作於我而言,是前所未有。他看著我,任由我動作。我將它含在嘴裡,而這個接觸竟如魔術般,讓我的腹部開始收縮。我不知道肚子裡長了什麼怪物,也不知道為何這根東西可以為我帶來如此的快感。我只是將它抵住我的顎部,在嘴中來回間輕輕地碰撞我的牙齒。迪斯一直站著,雙眼緊閉,他平坦的小腹上汗水以及肌膚,對我而言,是滿滿的龍涎香味。 

他掙脫了我的嘴,抬高了我的腿。他的龜頭頂撞著我的陰道。我將身體往前挺以讓他進入,但是一陣難忍的灼痛阻止了我的動作。他回神注意到這個狀況,設法處理,但又碰上了出乎意料的窄境,他後退,試著強行進入。我發出的呻吟並非出自於愉悅,而是疼痛。雖然我的下體濕了,但他卻無法將它放進。他用雙手捧住我的臉,笑著親吻齧咬我的唇說:
「我真不敢相信,你還是處女!」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當一個女人的身體閒置過久,就會發生像你一樣的情形。」 
他看見我痛著,於是撫著我的背,在我的背上舔咬,而後他吸吮著我的小陰唇。他的陰莖一直挺立著,驕傲地碰撞著我的腹部,我的臀部以及我的雙腿。 

只有當他在我的背下墊了靠枕,他才得以進入我的果實。他堅持著一寸一寸地慢慢進入,使我潺流的內壁鼓脹,直到終於將我填滿。他按摩著我的子宮,緩緩地深深來回搗著,汗水滴落在我胸前的山峰。他知曉如何使我放開,擁有我,讓我膨脹至差點窒息,並且撫平我的肺以及腹部最微小的肌肉纖維。他緊靠著我的黏膜,精液長箭般地奮力噴射出,再如同雨水一般紛紛散落,洗去了黏膜上的壞疽。 」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