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台大哲學系教授 林火旺

「有愛心,就有行動;愛得深刻,行動就完整」,這是歐晉德先生在東星大樓救災期間和救災人員分享的心得。愛心,使歐晉德永不放棄最後希望,孫氏兄弟才能在東星大樓倒塌後的第六天,奇蹟式的獲救;愛心,使救災人員在瓦礫堆中耗盡心力尋找一份遺囑,只為了讓生者得到心靈的慰藉;愛心,支撐台北市前消防局局長張博卿,整整十天沒有離開過救災現場;愛心,也讓張博卿這位以救人為職務的局長,清明節回嘉義掃墓成為他一年之中惟一的休假日。

這本書描述的是令人感動的故事,這些故事的主角,不只是負責救災的指揮官,還包括一些鮮為人知的小人物,他們在一場災難中,讓我們看到人性的光輝和希望。這使我聯想到卡謬小說《瘟疫》中的小公務員格蘭,在死神隨時可能點名的瘟疫侵襲中,從事一些微不足道的事務,協助救援工作,但是他的認真負責、盡心盡力、無懼生死的精神,令人動容。

對政客,災難事件的死亡統計,只是一份冰冷的數字;但是對視民如傷的政治家,每一個數字代表的都是珍貴的生命,以及家庭的悲劇。俗話說:「人在公門好修行」,政治人物比一般人有更多機會決定他人的命運,所以古人要求從政者應該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態度,就是這個道理,因為政治人物一個小小的疏失,可能就是人民大大的折磨和損失。

歐晉德先生擔任台北市副市長期間,我對他的認識和大家一樣,都是從媒體報導中拼湊出來的,惟一的差別是:我比一般人多了幾次和他一起開會的機會。從東星大樓和SARS這兩個事件,媒體塑造出來的歐晉德,幾乎等於我所知道的全部的歐晉德。

歐晉德離開市政府以後,由於一些機緣,我們有了深入交往的機會,我對他的瞭解才變得鮮活、具體;也由於認識了真正的歐晉德,反而讓我感觸良多:這樣的人離開政治領域,實在是台灣人民的重大損失。歐晉德到高鐵任職,遭到不少物議,有人甚至從政治的角度,認為他「向綠營靠攏」。但是對歐晉德而言,國家利益永遠高於黨派,他心裡想的永遠是:只要能盡己之長為國家做事,就是全力以赴。

歐晉德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教徒,他不只是信仰者,也是實踐者,所以他在災難事件中所展現的堅毅、勇敢、人飢己飢的心腸,就是他生命的基調;而深入瞭解他離開市政府的原因,更讓我佩服他的淡泊名利。我們常常從媒體看到某些政治人物放言高論「絕不戀棧職位」,但是通常這種說法不是給自己找下台階,就是以退為進;真正不在乎職位而只想為社會做事的人,其實屈指可數,而歐晉德就是其中的一位。

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理想國》中主張,最好的政治制度是由哲學家擔任統治者,理由是哲學家具有品格和智慧,但是更重要的是:統治工作並不是哲學家的最愛,哲學家最後願意接受這個職位,完全基於對社會的一份責任。換句話說,「讓不想當官的人當官」是柏拉圖的政治洞見。而台灣大多數政治人物嘴裡說的是一套,心裡想的卻是另一套,因為他們真正關心的,並不是人民的幸福,而是自己的名利。所以我對歐晉德離開政壇最大的不滿其實是:走了一名政治家,可能多的是一名政客。

當前社會大多數人都有強烈的無力感,因為這個社會似乎是「有心者無力、有力者無心」。但是其實我們的社會到處充滿愛心,多少生活窮苦困頓的故事,經由媒體報導,立即就會從社會各個角落,湧現愛心和關懷。歐晉德救災故事所表達的,只是一個最平凡的道理:與其抱怨社會不夠美好,不如採取行動。

只要有心,就會有力。這本書見證這個道理。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