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爵士

跨年夜,因為身體不適,只能躺臥在床上轉著電視頻道,聽著外頭接連不止的炮聲。

看著新聞台無一不轉播跨年晚會的實況時,突然覺得渾身不對勁,或許是因為自己無法加入人群,也或許是自己今年無法像往常一樣與一票朋友瘋狂慶祝,任何的傳媒訊息或外面的熱鬧聲響都在提醒我,實在不該讓這個跨年夜就這麼冷清的度過。

可是就在無意間,當我轉到「動物星球頻道」,看到正在播放的「密西西比:最後的河鼠人」,突然有個東西在我腦子裡咔嗒敲了一記:什麼不對勁的感覺,全都沒了。

那畫面是密西西比最酷寒的冬天,一個蓄著大鬍子的男人在雪地裡敲冰尋找他的食物。這個人就是河鼠人(因為他這種生活方式就和密西西比最具化表性的動物「麝田鼠」一樣,所以被稱作河鼠人)。可別看他一身像蠻荒人的打扮,以為他只是個目不識丁的河鼠人,其實深深影響他至今的生活,就是在影片裡時而引用的梭羅思維。

我不是梭羅的崇拜者,那種遠離人群的生活也只會出現在我不可能付諸行動的幻想中,不過在那一刻,我的不耐卻得到了解放。是啊,誰說跨年夜一定要與人群為伍?像河鼠人的跨年夜,應該不會有人群,只有野獸吧?頂多再加個屋內柴火的劈啪聲響吧?如果我不去在乎外面的炮聲,離開那些關於跨年晚會的電視頻道,那麼這個夜晚對我而言,又與其他夜晚有何不同呢?

這個晚上,我會這麼緊黏著電視不放,不外乎只是想沾染外面熱鬧的氣氛吧,畢竟十幾年來,從沒有一個跨年夜會像這一晚這麼冷清。那似乎已成了一種儀式,跨年夜就一定得和三五好友一起過,再怎麼樣,也一定要和朋友互相撞杯祝福──這就是十幾年來不容省略的儀式。

說也奇怪,在離開河鼠人的畫面,當我再看到那些晚會的頻道,看著倒數計時後人群的歡呼吶喊時,我竟覺得這個跨年夜很特別,有種從來不曾出現的平靜美感。而那些煙火並不會讓我心裡有什麼起伏,了不起就像看到一幕幕廟會的煙火畫面(哈,酸葡萄的口氣好明顯哦!)。

不過如果你問我,明年假如不用臥躺床上,我會選擇河鼠人的跨年方式,還是往常的熱鬧儀式?嘿嘿,我當然是選擇後者囉,畢竟生活中可以慶祝的日子太少了!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